Thursday, January 13, 2005

念親恩

之前看電視,訪問一貧困家庭有關對施政報告扶貧環節有何意見,當然很多都是老生常談,例如日常生活有困難、沒有餘錢供小朋友參與課外活動等等,不過很快,我的焦點已經由那名家長,轉到她的小朋友身上。

不知怎的,我越來越害怕看見一些小孩無憂無慮渾不知若而又天真活潑地玩耍的境頭,每一次看見這些場面,心裡頭那一處左遮右掩不為人知不為人見的傷口就會不經不覺地被撩動著,一陣刺痛的感覺會滲入心坎再漫延至五臟六腑,然後連情緒也受波動而跌落至谷底,人也變得無言無語。

我知道,那是一份歉疚的情緒.......

小生命牙牙落地初抵人世,受盡萬千寵愛,為人父母唯恐脆弱的小生命會捱餓捱冷,因而徹夜守候,小朋友不需煩惱什麼,只知無論何時,稍覺肚餓、疲倦或沉悶,只管放聲大哭,兩個人四隻手兩副慈祥臉孔都會立時出現,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及至曉行曉走,開始學習生涯,細小的他跟本不知因何要學習,更遑論什麼是知識學問呢? 他們知道的,可能只是盡快完成老師安排的家課,就可以和隔壁的強仔明仔到遊樂場玩玩具,至於從家課中學到什麼或對將來有何用途,那有空管它呢 ? 不過做父母的可沒有那麼寫意,就在子女無憂地享受眼前的歡樂之際,兩夫婦可能正在房間裡,盤著雙手低頭沉思,煩惱著子女的學習進度、煩惱著怎樣培育子女的德智體群美、煩惱著子女將來的路途,子女的目光還停留在當前但父母的心神早已飄往三五七年後的世界。就好像剛才電視節目中,那名小女孩對於沒法參加課外活動,她說「會因為不能與同學分享而不高興」,但她的母親已經想到無限遠,煩惱著這種不平衡的處境會否影響小朋友將來的性格及會否因而自卑云云....父母頭髮不知是因歲月洗禮還是思慮過度,漸漸由烏黑如墨變化成蒼茫一片,子女亦在此間,於父母護蔭之下羽翼豐滿,飛往天上,一去不返.......

我得承認,我不是一個孝順子,我也曾經嫌棄他們整天嚕嚕囌囌而晝夜忘返,寧願在外與友人呼天喚地不著邊際,也不願回家聽兩老的一番苦口婆心。直到有一天,黃霑林冰蕭笙等一眾我父母年代的人物一個跟一個辭世,我始醒覺到,家中兩老已經無聲無息地,變成頭髮斑白行動不變視力模糊的老人模樣....是,我浪費了很多可以孝順的好日子,而我現在就算想與他們去旅行、去大吃大喝一頓,他們都已經再不能好好消受。自始以後,一些小朋友開心玩樂的鏡頭,在我心中都會翻起淊天巨浪,引動我悔疚的情緒。

有人問我,將來成家立室之後,有否打算擁有小孩? 我欲言又止,無可否認我很喜歡小孩,但亦知道「生小孩」不是說著玩那麼簡單,是關乎到終生負責的問題,不單要想想自己有否能力供養小孩成長、亦要反省自己有否能力教好他們、有沒有廣闊視野去預計未來從而替小孩奠下將來發展的基石,林林種種,就算只叫我設想一下都已感到那份沉重的壓力,這時方感到,「父母」這份"職業",真是吃力,而我父母能將我養育成人,確不簡單。

寫著寫著,很想與在隔鄰房間呼呼大睡的他們,說一聲「我愛你」,亦為我現在仍然一事無成而說一聲「對不起」........

1 Comments:

At 2:09 PM, Blogger  said...

可能以前的小朋友比較「天生天養」,記得以前我的同學大多都有兄弟姊妹成群。但現代的家庭擁有一個小朋友, 好像已經是一件很吃力的事。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