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04, 2007

貓的自白

「我的名字叫...都不知自己應該叫什麼,做貓的,不像人類一樣,一個名字由出生至死,以前的主人只管叫我做A,現在的主人則叫我做B,不過,名字是什麼不打緊,反正都只是一個稱呼而矣。」

「我的人生意義是什麼? 哈,我也不清楚呀,反正人與貓都是一樣,都很難像寫小說一樣先確立一個命題然後才推進故事過程一直向著命題來發展。沒有目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我只想當一只得人寵愛的小貓咪,難道這不可算是我的意義嗎?」

「你們可必取笑我的人生意義是何等渺小,想達成心願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我記得我還少時,我的主人當我如掌上明珠一樣,天天都呵著我愛著我,無憂無慮的日子真是很開心,我每天只要嬌羞地掃著主人的腿,他們就會抱著我、輕掃著我頭上的毛髮、簡直就是萬千寵愛在一身。當然,在得寵時,真的可以呼風喚雨,可惜沒有照片,否則你們可以看看我當時是何等風光,滿身的毛髮梳得整整齊齊,吃得肥肥白白,有時在屋內望見對面屋頂那幾隻又瘦又髒的流浪貓在烈日下受盡煎熬,更覺得自己幸福。」

「可惜好景不常,原來主人對我的愛,就好像我愛吃的貓罐頭一樣,有一個「有效日期」,過期後會變質、會變壞...其實我早應該明白,當連謂可以保鮮的保鮮紙都有期限,世上又會有什麼是永遠不變呢!? 失寵時,簡直就像天國與地獄之別,不單被人冷落,甚至遭到遺棄,想找塊瓦片遮風擋雨也沒有,逼得與之前看不起的流浪貓為伍。對於在溫室中長大的我,真是很不習慣,沒有了主人庇蔭下,我的能力跟本就難以在外頭生存,找吃的不夠其他同伴爭奪,只好硬著頭皮在垃圾桶找冷飯菜汁充饑,很多時都吃至拉肚子。有時,見到很多同伴被一些殘酷的人類虐待至斷了一腿或瞎了一眼,所以我一見到有人就立即逃之夭夭,每天過著有如喪家犬的日子...回想起以前的風光,真是欲哭無淚。」

「本來我以為,我的下半生都要在驚惶中渡過,又或者要餓死街頭或被車輾成肉泥,幸好遇上了我這個好心腸的主人。她每天都帶食物來探我,本來我都害怕她是那些專們虐待貓咪們的變態狂,後來實在餓得很,唯有硬著頭皮冒著危險吃她帶來的食物,漸漸地就建立起互信的關係,之後更與幾位同伴一同「登堂入室」,又重新變回受寵愛的小貓咪了。」

「莫道我這個主人好像很惡很兇,她待我們真是無微不至,差不多整間屋都被我們霸佔,任我們跑跑跳跳,我覺得很開心,因為我又可以好像以前一樣,無憂無慮地過日子,不再需要擔驚受怕、不再需要擔心三餐不繼、不再擔心受到風吹雨打。」

「雖然我比較福薄,需要先行一步,但真的是夫復何求呢 ? 能夠得到失去了的東西,安享晚年,我比街外頭很多同伴都要幸福。如果我懂得人語的話,我想對我的主人說別傷心、別自責了,起碼,我不是輾斃在無情的車輪下、或空著肚子受苦數天才離去,而是在一個平靜的環境下與妳揮手作別,我覺得很幸福啊~~~」

「所以,妳記緊不要太傷心了,我的任務,就交由我的同伴繼續,由他們好好陪著妳,妳都要振作,好好照顧他們,大家互相扶持一起過日子,妳的善心必會令妳得到庇蔭,我會在上天福福妳的。」

1 Comments:

At 8:21 AM, Anonymous 青蘋果味的大眼睛小儀 said...

呢隻貓明白到生存並不容易,要知道生存的方式和手段,以及數之不盡的無可奈何,當然也要有豁達的心才行,所以我們要好好珍惜手上的幸福。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