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5, 2007

新不如舊

rock走了一個Rocky,來了一個John McClane; 再瞄瞄後面,還有Rambo及Dr. Jones 在等著。

我作為一個觀眾,對於此批英雄豪傑的”載譽歸來”,仍然有著與當年不相伯仲的興奮及期待。當Rocky那首熟悉的配樂響起,我依然感受到身體流著的血在沸騰著,好像渾身是勁,腦海裡升起一幕幕的片段,Rocky如何以打豬肉苦練拳術、如何挺過Apollo如雷般的重拳、如何與蘇聯人Drogba苦戰等等。同樣情況亦出現在看Die Hard 4.0,看見徐徐老態的John McClane,仍覺得很興奮。

某程度上,對舊人舊事的興奮程度,與對現在/未來的期盼,是成反比的。

就好像早些時候,一向被認定為空有美貌的周慧敏、及外型比歌藝出色的鄭秀文重新站上舞台,我聽見不少朋友都大讚她們”歌藝出眾”,比”不少時下偶像唱得好聽不知多少倍”。作為一個見證著她們盛衰的香港人,對於有人竟然會讚揚她們的歌藝,不得不慨嘆,可能現在那批歌手的歌藝實在太不堪入目,致使間接地令其他沒有那麼差的歌手在對比之下變成好手。

看膩了以電腦CG堆砌的英雄人物,無論做得多麼真實,總是那麼遙遠、那麼冷冰冰,花錢入場已經變不是為看人物而是為看特技,電影技術之進步能夠攝去我的目光卻不能攻陷我的內心,隨著戲院內的燈光重新亮起,我卻不能帶走任何感動及回憶,我與電影的關係淪落成仿如嫖客及妓女般,只是一場金錢交易,我花錢她替我消磨時間,沒有感情可言。

悲哀的是,能夠感動到我的,依然那批差不多可以歸類為上一輩的歌手/演員,莫非後上的,真是如此不濟事?



我經常將舊事重提又重提、舊歌重聽又重聽、寧願重看多次舊電影都不想看新電影,將”以前怎樣怎樣怎樣”掛在咀邊,我經常覺得包括我自己在內的最好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

其實對現在、未來,我真的不敢再有任何期盼。

1 Comments:

At 12:26 AM, Anonymous 樹熊小儀 said...

好多次來訪都想留言,但今次終於可以留言了。想寫什麼,噢,突然唔記得左~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