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1, 2007

殤城遺恨 - 怪你過份美麗 (07國際電影節)


究竟當一個人要面對著一生的恥辱,如何可以支撐自己走餘下的路呢 ?

故事女主角Esma和女兒Sara相依為命,女兒一直以為父親是波斯尼亞的英雄,奮勇作戰戰死沙場,但最後,她才驚悉,其實她是母親被敵對軍人強姦後誕下的"孽種"....

Esma一直未能擺脫被強姦的陰影,看見軍人就會覺得不適,又不能再像正常人般與喜愛的人親熱,最難堪的,就是她生命中的唯一 -- 她的女兒,同時亦是活生生的證據,去提醒她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片末Esma含淚道出其辛酸過去,她如何在懷孕時槌擊其肚希望可以打掉"孽種"卻未能得逞、產下女兒後如何嘗試狠下心腸拒絕餵哺幼兒,但最終看著小小的、美麗的新生命,終屈服於血濃於水之下,最後終摒棄心魔做一個好母親撫養女兒成人,這段心路歷程,令我最有感受。

除此之外,本片亦利用平和的筆觸,向戰爭作出控訴。為國捐軀的軍人遺下的家人,可以享受到優待及無上光榮,受到吹捧,但同樣受戰難的一般平民百姓卻無端淪為二等良民。此種階級觀念根深蒂固,深深植根在下一代的年青人心中,影響著他們的成長。當此觀念一代又一代的遺傳下去,「戰爭英雄」成為了像超人般受萬人景仰的偶像,戰火的蔓延,將會更為容易更為旺盛。



當那個恥辱,活生生地盤據在你心上、腦海中,令你無時無刻都面對著,應如何自處 ?

你知嗎? 痛恨一個心愛的人,是很困難。我待妳比待自己更要好,是那麼無保留不吝惜義無反顧,可是...可是偏偏正是妳,你令我變得如斯不知所謂如斯卑賤如斯愚昧,為何我會傻得閉起雙眼張開雙臂讓妳走進我懷中來刺傷我?

我曾想像Esma打掉肚子般,將你消滅忘掉,奈何一切早深印腦中。為了令自己好過一點,必得像政府的問責制般,有人需要為我不開心而負上責任。於是我不斷虛張聲勢,不斷催眠自己「妳才是我節墮的罪魁禍首」,奈何妳偏偏就好像那個美麗的小生命般,那麼精緻、那麼牽動著我心靈...最後我只得承認,其實...我從心底裡、徹頭徹尾地,跟本不懂得恨妳,妳畢竟仍是那位如珠如寶的小公主。

我做人至此,很失敗嗎? 我很不甘心嗎? 只能「怪我過份著迷,換來愛過妳那各樣後遺,一想起你如此精細,其他的一切沒一種矜貴。」



張國榮 - 怪你過份美麗
---------------------------------------
誰亦能呵一呵 一張嘴一副面容差不多
但別要選出色一個 耗盡氣力去拔河

懷內能躲一躲 力度與溫度 差不多
唯獨你雙手握得碎我 但我享受這折磨
可以說走 一早已拼命退後 
想過放手 但未能夠

怪你過份美麗 如毒蛇狠狠箍緊彼此關係
彷彿心癮無窮無底 終於花光心計 信念也都枯萎

怪我過份著迷 換來愛過你那各樣後遺
一想起你如此精細 其他的一切 沒一種矜貴

Labels:

1 Comments:

At 2:15 AM, Anonymous  said...

已經把這篇文章連結到線上筆記,將會於4月20刊出,網址是:
http://www.hkifflink.net/2007/04/20/1208/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