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2, 2007

向世界出發 - 坪洲、大澳

假期期間,到了坪洲走走逛逛,順道取景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景點可以拍照 (嘖~~我只是充專業而矣,其實是因為我悶得發慌所以到離島走走)。

某程度上,坪洲那裡的樓房都是一些二、三層高的洋房式住宅,亦有一條修築得頗為美輪美奐的海濱長廊,地方不算大,所以那裡的人出入都不用乘車,只以雙腳或單車代步,而且坪洲又比不上大嶼山或南丫島般"流行",人流不多,就算假日去都不會肩磨穀擊,空氣又清新。

但可惜的是,那麼有陽光氣息的地方,卻不是我攝影的心頭好,最終我還是喜歡鑽進一些陰陰沉沉的橫街暗巷、被癈棄掉的舊屋、重門深鎖的舊廠房裡,只有這些殘舊、天殘地缺的東西,才特別觸動到我。有人說這可能是因為心態問題,是自我價值的反映,因為我覺得自己"天殘地缺"、"被遺棄",所以一見到相同的東西,特別有親切感。早些年前,我經常與家人往效外遊玩,最喜歡是拍一些乾固了的牛糞。說實話,有些牛糞的紋理相當漂亮,遠看很像靈芝,乾了後就算你整個人站上去都不會變形,若果跟據友儕們的推論,我喜歡拍牛糞,是否代表........



暫時最得我心的,仍然是大澳。

一步入大澳漁村,舉目盡是古樸氣息漁村風味,沒有麥當勞大家樂百佳惠康,只有擺放於街道兩旁的檔攤,掛著林林種種的海味,沒有嘈吵的叫賣聲,仍記得街口那個售賣茶果糯米糍的伯伯,本來已經關門大吉,見到我想買即時忙不迭地從後座走出來招呼我們,比城巿人親切得多,弄得我蠻不好意思。

木材搭建而成的棚屋,分佈在河的兩岸,小艇在中間穿梭,艇家偶而會和屋上的人互相問好寒暄,仿如一家人一樣。走在屋與屋之間的窄巷,那裡的廟宇、樑上的雕刻、紅紅的橙籠、屋裡古色古香的陳設、門上張貼著那些既陰森又神秘的門神圖像、小孩子手上的鐵皮玩具、士多招牌及外牆上畫著像虎豹別墅式的水彩畫,對我來說都很是新奇,我就好像初生嬰孩般東張西望。當地人可能習慣了每逢假日都有不少遊人到訪,對於我的好奇目光見慣不怪,偶而更會有人向我微笑點頭。

有一天,我希望會與心愛的人到此。妳穿上了中式的裙褂,紅紅的佈滿全身。臉上帶著靦腆的神態,塗上了胭脂的妳看來更是害羞,頭上盤著小髻,整個人頓時化身成古典美人。我會親手在妳頭上別上一朵大紅花,令妳更加嬌艷欲滴。妳的殷紅,衝擊著大澳暗沉的主調 ; 妳的艷麗光芒,令那裡簡樸的人無可匹敵。

我將對妳的感覺,透過影像表達出來。相片就表達了妳在我心中的位置 – 我的眼中只會見到妳,我的世界就是以妳為軸心,妳的一切一切蓋過了週遭。我當然不是瞎了眼,我當然會見到其他事物,亦相信世界上有比妳美好的人或物,但...我的注意力,卻始終堅定地停留在妳身上,其他的,再難把我動搖...

1 Comments:

At 10:55 PM, Anonymous 可人儀 said...

大澳,一個古樸的"漁村",記得我曾和愛惜我的人在那裡留下幾根髮絲。那裡沒有什麼,但郤給我一種舒服的感覺。
或許,我自少都不是一個美人兒,但是,卻期望有一天能成為他人眼中的主角,留下"美麗"的倩影,成為世界的焦點,所以,"大澳"亦成了我的舞台,我頓時成了主角。
曾經,有人話我的樣子充滿古典味,清雅脫俗的味道;他日,我的頭上多了一朵大紅花時,請你再為我拍照,讓我的心攝入你的照片中,成為世上最美的人。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