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4, 2007

檸檬茶

早前新聞報導會考的作文題目疑遭外洩,有補習老師貼中「檸檬茶」為作文題目,還提供範文讓學生背誦,今我就班門弄斧,試試以此作題目,獻醜一下。不過,我覺得其實連作文都要背誦,真是有點過份...難道現今學生真是對生活沒有感情沒有感覺,連作文都要背誦才能成文??



檸檬茶真是一樣很奇妙的飲品,她不像咖啡或果汁般,一提起她們的名字,味蕾就已經彷彿感受到她們的味道一樣。但檸檬茶可不一樣,就有如一個擁有不同面貌的人,有人會說她是酸的、有人說是甜、也有人說是帶點苦澀,總之就各有各說法,或者跟本就沒有人可以說得準檸檬茶的味道。
**********

「對不起,我來遲了。」她終於來到,對早已坐了很久的他致歉。

「勞煩一杯凍檸茶,謝謝」甫一坐下,想也不用想,就向伙計說道。

他沒有說什麼,依舊靜靜地呷著凍檸茶,似乎她的存在與否,都不能影響到他喝凍檸茶時的專注。二人認識了好一段日子,她始終不能猜得準其性格,也不能為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下一個大概。他有時冷淡得好像整個世界只得他一個人般,但有時又會變得很熱情 ; 他對她可以算得上呵護備至,有什麼事時他總會適時出現在身邊,但平時一起又會疏離得連話也沒說半句。

她也呷著剛送來的凍檸茶,那份不知算是甜是苦是酸的味道,就彷如她的心情般,難以形容。她一邊攪拌著飲品一邊想,究竟何時開始也學他喝起凍檸茶來? 她本來是咖啡的忠實支持者,可是自認識了他後,攪不清因為耳濡目染,抑或是刻意投其所好,總之之後無論去到什麼餐廳,都會像反射神經般,自自然然地喝起檸檬茶來。

「可是,這真的是我需要的嗎 ? 」她暗忖。

「我只是一個簡單的女孩,想談一段開開心心簡簡單單的戀情,想找一個人可以分享我的喜怒哀樂,可以互相交流,他令我都捉摸不到的脾性,很不安全…」
**********


他很想念她,每一刻都想見到她。

他本來不是一個有耐性的人,坐了一個小時,差不多憋不住,自己都以為一見到她,就會像連珠炮般爆發,可是,一看到她的樣子,就什麼脾氣都消弭得一乾二淨。

不過,他從不會表露出來。

他很矛盾,一方面想讓對方明白自己的想法、性格,同時又害怕被對方知道得太清楚會受傷害,所以不期然又會把自己封閉起來。本來他都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應該如白開水般簡單純潔,不過滿身結疤的傷痕就是證據,證明著人性的可怖,原來越被人掌握得到,就越容易被犧牲掉,只有當他們不能看清當中的紋理,不能掌握會有什麼後果,才會不敢傷害你,只有能保持此不多不少的距離,才能安全地發展一段關係。逐漸地,白開水就變成手上的檸檬茶,不再會清晰得被人看過一清二楚,同時又不會如咖啡奶茶般拒人於千里,完全令人看不透當中的細節。
**********


「你就好像檸檬茶一樣,複雜得令人很沒安全感,我想走了…」說罷,她沉默起來,靜待著他的反應。

「雪~~~雪~~~」他用力地、狠狠地吸啜著僅餘的檸檬茶,以圖將心中突如其來的震憾及被人遺棄的怨忿,透過這舉動抒發出來。他很想留住她,但自尊心令他卻步,就好像商業社會般,越讓人知道自己的底牌,就越大機會被人佔先機,被人剋制。發展至此地步的話,就再不能維持公平、客觀、單純的關係。很遺憾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變得如此公利化,不過這就是現實,他寧可沒有賺、也不要蝕 ; 寧可沒有愛,也不要令自己有機會受傷害,他不理解女兒家心事,只知自己已經百事以她為先,所有感情都投放在她身上,此刻快將一無所有,整個人好像從內被掏空了一樣。

「嗯,好吧,再見!」自尊心戰勝了情感,咬緊牙關,看著那杯喝乾了的檸檬茶,數片檸檬孤單地躺在杯底,然後板起臉孔,裝作不著緊地拋下一句。此一刻,他覺得自己不像是檸檬茶,反而像那幾片檸檬,所有精華都被擠壓、搾取掉,只剩下被攪伴得破破爛爛的身軀,無助地躺臥著,靜待被處決掉。



字數統計:1353
時間: 00:30 - 01:26 (56分鐘)
自我評價: 頂! 又係呢三幅被 ! 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