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2, 2005

耳杓子

男的將頭枕在女的玉腿上,女的玉手拈著一個木製的耳杓子,小心翼翼地在男的耳裡小心掏挖,唯恐會弄痛他半分。她張著那雙大大的眼睛,全神貫注,數縷青絲無力地垂著,剛巧搔著他的面頰,好不痕癢,正想挪動身體,偏偏耳裡正享受著一份舒泰,有點像婚姻生活,要承受著外來的規管但又因有人著緊而覺甜蜜,想起結婚,想起她穿上婚紗的模樣,想起可以共同生活共築愛巢,他不禁微笑起來。

「傻瓜! 平白無事在笑什麼呀? 難為人家要替你清理耳朵 ! 討厭 !」她面帶慍色地在嬌嗔。

「不是呀不是呀!!」他抬頭著急想作出解釋,卻不經意間碰到她豐腴的雙峰,那一份獨有的體香、那種軟軟的感覺、男與女異性相吸的觸電感,一時間令他全身發滾,面紅得像喝過數杯烈酒一樣。

「別動呀 ! 弄傷了你可別怪我呀 !」她輕叱著。他勉力移動眼睛端詳著她的面孔,試找找有沒有一絲一點惱怒的證據,只見她同樣地面頰通紅,雙眼迴避著他的眼神。

「別望吧 ! 弄得好不尷尬!!」不過看著他一臉誠惶誠恐,傻傻的表情,忍不住嗽哧而笑,二人始得釋懷,他繼續安躺在溫柔鄉,她又繼續其清理工作。

「妳對我真是太好了,那麼厭惡性的工作都肯因我而做,我自己也試過自己用耳构子清理,總不是搔不著癢處,唯獨妳才那麼本事,如果以後都能享受到,真是照顧妳一生都願呀...」他故作不經意地說著,其實此番說話在他腦裡重演了何止千百遍,但總鼓不起勇氣在她面前將其由虛幻的念頭變成實質的承諾。不過就在這刻,她專心致志心無旁騖的表情,突然令他覺得全世界唯獨她才會這麼一心一意待他好,連一件那麼厭惡的細微之事,只要因為有他在,她都會當成天下最大最重要的事般處理,他感到被寵愛著肉緊著,感到自己在茫茫天地之間,在萬千眾生之中,雖是平淡,但在她中心卻是至高無上獨一無二,不期然令他熱血沸騰,終將心裡話表露出來。

「什麼 ? 你在說什麼 ? 依依哦哦的都不知你在說什麼 ! 我不會回答你呀 ! 除非你再加點誠意再說多遍,我才考慮答不答你」她邊說邊笑,心裡卻早已在幻想著下半生的生活......




每次想起這些情境,都令我覺得一對情侶在清理耳朵,都可以是何其溫馨的事.....只要不是在大庭廣眾人來人往的時代廣場座椅中做就行了 !!!!!!!!!!!!!!

3 Comments:

At 12:53 PM, Blogger æ¸¯ç‡¦ said...

好像是 G13 你曾享受在大庭廣眾人來人往的時代廣場座椅中給清理耳垢啊 !

 
At 1:28 PM, Blogger chaco said...

我覺得作者是在諷刺這種人就真…:D

 
At 6:18 PM, Blogger G13 said...

哈,莫講大庭廣眾丫,我連搵個人幫我清理耳垢都無,只係尋日行過時代廣場見到有人咁玩0者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