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2, 2006

過火

一個月前,為此曲淚流披面......


過火 - 張信哲
-----------------------
是否對妳承諾了太多 還是我原本給的就不夠
妳始終有千萬種理由 我一直都跟隨妳的感受
讓妳瘋讓你去放縱 以為妳有天會感動
關於流言我裝作無動於衷
直到所有的夢已破碎 才看見妳的眼淚和後悔
我是多想再給妳機會 多想問妳究竟愛誰
既然愛難分是非 就別逃避 勇敢面對
給了他的心 妳是否能夠要得回
怎麼忍心怪妳犯了錯 是我給妳自由過了火
讓妳更寂寞 才會陷入感情漩渦
怎麼忍心讓妳受折磨 是我給妳自由過了火
如果你想飛 傷痛我揹

4 Comments:

At 12:28 AM, Anonymous 妻儀 said...

希望你不會再為這首歌傷感吧!

 
At 4:18 PM, Anonymous  said...

倘若一個人長期處於低谷,悲與喜於他而言也是無異。但另一方面,他卻能逃脫承受因快樂過後再次換來的悲傷、痛苦。

人的悲歡與月的圓缺實是難全。

 
At 7:50 PM, Anonymous Carmen said...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different before and after a month, right? By your side too:)

 
At 4:21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My ex boyfriend felt the same way even though restricted a lot in the relationship... he wouldn't even let me cut my hair...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March 14, 2006

青蘋果之味 <下>

她開始厭倦了一成不變、厭倦了千篇一律、厭倦了刻板生活,厭倦是那個與她一起很多年的他,惱他的悶蛋性格,他可以難以置信地吃同一款食品連續吃很多天、同一件外套可以日復日地穿在身上、就連鬧情緒都是那麼的定時定候。最難接受的是,他那像電腦程式一樣的生活模式,竟開始逐漸地傳染至她身上,為了喜歡青蘋果味,他每次都只會替她購入同一款的青蘋果洗髮護髮系列,於是乎為了順應他,唯有啞忍著,但卻開始變得忍無可忍了,嗅著這陪了她很多年的青蘋果洗髮護髮系列,不知怎的,突然心生厭倦,曾經是多麼怡人的味道,
現在嗅進鼻裡只覺是悶人,她分不清因為討厭青蘋果味而變得憎恨他,還是因憎恨他連帶他喜愛的東西都一拼討厭起來,總之現在,她兩者都覺得煩悶。

「受夠了,我就是我,他就是他,當我變得與他一樣公式化時,我還會是我嗎 ?? 我要有自我的空間,自我的選擇!!」

於是乎,她靜悄悄地青蘋果味的洗髮護髮系列,一古腦兒倒進馬桶內,在淘空了空瓶內,注入了新購買的不同味道的洗髮露,有時杏仁、有時百合、有時茉莉,就是沒有再留戀青蘋果。對此行徑,她又驚又喜,一方面覺得自己踏出了革命的第一步,很有破牢而出的感覺,很是喜悅 ; 另一方面,又擔心不知枕邊人會否因此大發雷霆。後來發覺,所有擔心都是多餘的,姑勿論她轉換了多少種不同味道,但他都沒有提問過一句半句,渾如不覺,每晚入睡時仍然是以一樣的姿勢、同樣的力度緊抱著她,一切如常。

自始,她革命的步伐就隨著「洗髮水起義」的成功,漸趨激進。

她捨棄了沉悶的家務、冷冰冰的易潔鑊及湯煲、以及霍霍的抽氣扇聲,轉而擁抱一班志同道合的友儕,在街上走走看看,狂呼盡興,她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活"過來,這才是她應過的生活 !

無論多快樂,仍得要面對回家的時刻。

每次回家,看見他對著電腦的背影,就感到莫名的窒息感,好像自由的小鳥要飛回主人預備好的牢籠一樣。這隻剛剛自由翱翔的小鳥,已很難再心甘情願地返回牢籠內,她接受不了自己的世界由天空海闊變成丁方數吋,但責任的驅使,令她不得不從....她恨透了他 !! 他越對她的反常生活不聞不問,她就越憤怒: 「我的人生就毀在你手上 !! 你怎能如斯冷淡對待?」就連每晚發夢,都夢見他半死不活的模樣,將枷鎖套在她身上,讓她動彈不得。

受夠了 ! 遼闊的鴻溝已不可補。

所有不滿的情緒已從心坎深處,纖毫畢露地舖陳在面上,沒有掩飾,她就是要令人知道,她的恨有多深。
「我不會再順從你,不會替你做飯燒菜、不會再吃你替我去皮的橙、不會再要你替我打字、你亦不要奢望在勞累時我會替你槌膊捏骨! 反正你就像鐵皮一塊,一成不變,你不會關心我為什麼不喜歡留在家、為什麼與你再無話可說、連每晚擁著我都不知我轉換了洗髮水! 你跟本對我一點都不在意! 你不配要我這麼遷就你! 」

她決定不再理會他的感受,不再用青蘋果洗髮水的瓶子去掩飾杏仁味或茉莉味的洗髮露,更打算將所有杏仁味百合味茉莉味洗髮水,通通放在洗手間內,將家裡所有的青蘋果味都丟掉。

打開抽屜,原先本應是擺放著預先購置的青蘋果洗髮水,全不見了,換來的是杏仁味、茉莉味、百合味,與她所購買的牌子,一模一樣.......

她悄悄地拿起他掛在門後的帽子,傳來的,是與她相同的百合味洗髮水味道.......

1 Comments:

At 7:23 PM, Blogger  said...

十三,

網誌的你和新聞組的你真的很不同。
偶然路過,發現這位blogger原來是斷谷的版友,驚訝網路世界的細小。

身為斷sir忠實讀者兼cd-rom多年,記得他曾說過,「文字的我才是真正的我」。這句話真的說中心坎。因為我很明白,日常言語粗鄙,舉止爛撻撻,也可以有細膩的感情吧?

希望你事事順利,擺脫羊人陰影!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March 07, 2006

青蘋果之味

每次當我發覺她的髮絲,依依不捨地依附在我的外套上時,我就會莫名的掛念起她來。

說到底,這情節真是一點兒浪漫的味道都沒有,壓根兒我就不是生活在愛情小說世界的那款深情漢子,我只是一個平凡得在鬧巿中一個招牌跌下來都可壓死一打半打的那種人,當然不可渴求會做出什麼驚天動地感動人心的浪漫事兒,不過,這種生活上的點滴,卻最是打動到我。

我發覺,每次與她一起、擁抱過她後,她總會將她的髮絲遺留在我的衣服上、背包上、甚至乎有時會含羞答答地躲藏在我如亂草般的頭髮裡,撒嬌似地要我親手拖著她始肯出來,那陣熟悉的青蘋果味,就飄散在我的身邊,情況就好像小狗在橙柱撒尿以宣示主權一樣。我試過將一直以來遺留下來的髮絲,悄悄地收集起來,待下次相見時突如其來拿出來,好讓她像小孩子乍驚乍喜地纏著我,要我告訴她那條髮絲在哪一處找到。可惜,我不是忘記了,就是遺失了,結果這小把戲只能在我的鍵盤上日記裡出現。

我又發覺,不知是否連髮絲都愛與我鬧著玩,每次總是在她離開後,始會像孫悟空七十二變般,一開二二開四四開八地在身邊出現,有時我想,它們可能是替身,當她在場時由她親自看管我,不在時就由髮絲們以青蘋果護髮素味困住我。

自此之後,我就好像廿四小時活在她的"魔爪"下,那裡都逃不掉,而我亦由起初像監犯失去自由般,變成現在去到沒有青蘋果味會食不安睡不穩的田地,甚至乎巴不得每晚都擁著青蘋果味入睡永不分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Wednesday, March 01, 2006

安全感

最近禽流感的陰霾,又開始飄到香港上空,很多人都開始變得小心起來,有些家長上街,什麼消毒藥水火酒濕紙巾一應俱備,小朋友稍有觸碰到任何公共物件,即時全副武裝替其清潔,亦有一些家長則仍然生活如常,未有太大改變。

不只這些,其實不同家長對於如何教育小孩,都有很極端的處理手法,有些為免小孩子學壞結交不良份子,索性不准其上街,把他困在家裡謝絕一切外來危險,只有當兒女的一舉一動都在其眼底下,家長們始覺最有安全感 ; 但有一些則讓其子女自由活動,認為讓他們親身見識一下外頭的黑與白,就好像小朋友成長時建立免疫系統一樣,要有適度的病痛才可令系統完畢。

每個人不同的取態,其實某程度上,都建基於一份 -- 安.全.感。

男女間的情愛,又何嘗不是如此 ?

有些人,對另一半擁有無比信心,甚至乎放膽讓其與異性單獨約會,因為他堅信對方的忠貞是牢不可破的,而且,讓對方在異性堆中打滾,只不過像讓小朋友接觸病菌一樣,令其可以盡早"免疫"罷了 ; 有另一些人,則對另一半、對自己缺乏信心,最好就可以將對方鎖好收在隱秘處,收去其手提電話、ICQ等所有通訊設備,務求要一百巴仙隔絕其與外來人士接解的可能,令其一切行動都可以在掌握之中。

但我會想,讓小朋友適度接觸病菌是一件好事...假如那些只是傷風感冒不會致命的話,但若果那些是致命病毒,你又會放心嗎 ??? 同理,你會放心讓自己的心肝寶貝在餓狼堆中闖嗎 ?? 假如你因而鎖著他於牢籠中,這算很過份嗎 ?? 這算是對他沒信心的表現嗎 ?? 不過,話分兩頭,就算多嚴密的牢籠,都依然有人可以突破,因為設計的人,千算萬算,就是算不出人為了渴求的東西,所能衍生出來的決心鬥志,能夠破金伐木無堅不摧。

於是乎,發覺無論你採取何種方式,都不能給予你安全感,因為變與不變,都在乎對方的心......而人心,從來都是復雜而難測,不是非黑則白,是善惡共處,好與壞良與惡如白味粉般混雜一起,所以混合出來的味道,復雜得可能連當事人都不知道,於是乎就算他對你說什麼,可能是真,亦可能在背後蘊含著十樣動機、二十樣因素、三十樣後著亦未可料.....

事實是,人心難測,安全感跟本不是一個明確的標準,只是一份飄渺的感覺,妄想用任何具體理性的方式去追求抽象的目標,只是徒然。安全感,最終只可自求,由自己令自己覺得很安全....到頭來,即是返回開頭所說,有人喜歡放生對方,有人喜歡封鎖對方,沒有對錯,一切都只是令自己心安的手段而矣。

自知記性不佳,唯有特意將收起多年的記事簿拿出來,記下對方提起過的事、診所預約電話諸如此類,再於每一天的記事欄,寫上「放工 @ XX:XX」,電話聯絡時更細緻地留意對方語調有否變化、有否帶著一點一滴不快。有人稱讚說這是很溫心的行為,又或者,這其實只是等於一個人想用牢籠困著對方,仍嫌不夠穩妥,派出多兩個守衛、加多兩重鐵閘、再添幾個鎖。

可悲的是,就算加多了幾多防禦、做多幾多功夫都好,安全感仍然沒有因而得到提升,於是乎,為了心安,唯有再做多幾重功夫、再添多幾員守衛.....到最後,越積越多的防線,就將自己與對方都隔開,人都見不著,自然連對方心意都捉摸不到,更莫說什麼安全感了.........

關係,就陷入了惡性的循環............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