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0, 2007

鐵柱磨成針

想講少少一次有關賣旗的經歷。

星期六多數是賣旗日,有部份慈善團體會由一些家長攜同他們的小朋友一齊幫手。有賣旗經驗的朋友都知,見到有路人行近時,多數都會先望望究竟他的襯衣、袋上有無貼上旗子,如果有的話就不會再重覆向他們募捐。

話說星期六上街不久,我已經買了旗並貼在襯衣上,然後在地鐵站出口,見到有一個媽媽與她的小朋友一齊協助賣旗,可能小朋友不懂得先看看人家是否已經賣旗,所以他依然拿著旗子向我募捐。他的媽媽見狀,已經向小朋友說道:「哥哥買左啦,唔好阻住人喇」不過小朋友沒有理會,仍然死命拉著我的外衣叫我買。


當時我心想,好不好幫他呢? 當然我的考慮要素不是有關經濟方面,雖則我為人不算闊綽,不過買旗的區區幾元我仍花得起。我在想,若果在他們少時就什麼都應承,會否令他們有錯覺以為任何事只要有耐性厚面皮就可得到呢 ?? 好不好讓他們自小就經歷被陌生人拒絕的滋味好呢 ?? 反正賣旗只是小事,應該對他們不會構成重大打擊吧。

我本身是一名獨子,雖然父母自小已經盡量避免對我過份寵溺以免我恃寵生驕,不過畢竟是獨子,只要我死命爛命有耐性地撒野,大部份時間都總是會得償所願的,尤其是我母親,對我總是心軟,父親則較嚴苛。我曾經試過為一件玩具,"長期作戰"了數星期而得手,因此,令我自小就有一個根深蒂固的概念,就是有耐性就必得成功。再加上讀書時,在小學有一課課文有關李白見到老婆婆將鐵柱磨成針的故事(李白小時很懶惰,天天不願去上課。街上看見老婆婆,拿著鐵棒慢慢磨......),更是將這概念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所以,無論讀書、學習什麼運動等,我都有比其他同齡同學更強的耐性,亦因而換取到叫做不過不失的成績。

可是,隨著人逐漸成長,在人與人之間或學習上,就會遇到越來越多、不同種類的問題。就好像學習方面,未分文理科之前,我的整體成績仍算可以,因為很多科目如歷史、地理、中史等,都是只要肯花心機去背去記,就不致於太差,但後來選擇了理科後,物理化學生物等,再不是再記死背就可以,需要靈活變通,而這,正好是我的弱點,結果無論我多努力多有耐性去苦讀,成績始終無甚起色,勉強叫做死不去而矣。

在人與人之間,男男女女相處,情情愛愛的問題,更是煩人。對於如何換取一個女孩的青睞,總是摸不著頭腦,以為只要無限耐性,死命對她好,就會有回報,不知道很多時,是要天時地利合,還要加上捉摸不到的感覺所配合,才會成事。結果,無論對方明示暗示、溫言婉拒或惡言相向,身邊的人如何點化我,總之就是趕也不走,還認為只是自己未夠耐性所以才會失敗。終於經過數個年頭的廝磨,才接受到,很多事不是有耐性就成事的。

一直所信奉的"教條"在學習和感情都遭到挫折,一個又一個血淋淋的事實在告訴我我之前的宗旨是錯的,那麼多年我只是手執一個錯的信念而存活,有一段時間很接受不來,甚至乎討厭讀書因為覺得書本上的道理是"搵笨"的、騙人的、不可以在社會上用得上的。還記得當時覺得讀書是浪費時間,但可惜我又除了讀書外沒有什麼可以做,每日就好像在捱、在等時間過....


想了一會,我最終都作出拒絕,而他母親亦硬生生拉走了他。

可是,我總是放不低,我站在附近看了一會,看見他無論母親如何提醒他指導他,他都不理會,仍然死命的拉著人家衣服,然後母親又拉走他,不斷循環。有點感觸,鍥而不捨的神態,令我想起以前的自己,記起以前我都曾經這樣一股作氣過,曾是那麼赤子之心...終於,我在錢包內掏出了一個十元硬幣,替他買多一支旗子。我不知我是否害了他,令他走回我舊日的路,但...我真心羡慕他、或者是小朋友們,可以如此純真,如此堅信自己的信念,不會懷疑,不像我現在,什麼都開始變得計較、變得保留、變得遮掩.....

做一個率真的人,喜怒哀樂都可率性而為,真快樂啊~~~~

1 Comments:

At 1:51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不用想太多, 小朋友為善事多出一點力不是很好嗎? 有了你, 小朋友真幸福!

-Janice

 

Post a Comment

<< Home

Monday, January 29, 2007

香水

最後,我想妳知道,為了得到一個身份 -- 一個被愛的身份,我甘心犧牲任何人的生命,包括我自己的。無奈,當我得到萬人認同之時,卻換不到妳一個人的青睞、關注、憐惜.....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Sunday, January 28, 2007

偏見

每次想起「愛」這個課題,我都覺得很困擾很鑽牛角尖。什麼才是「愛」呢 ? 我說我愛妳,又會否與妳的「愛」不相同 而接通不來 ? 最後,簡單一點來說,我想妳「好」,我想用我的雙手去令妳的生活可以過得好過得開心過得幸福,其實這算不算是「愛」亦毋需再深究。有時「愛」一個人,又真的未必代表可以令她幸福,就等如我覺得好吃的東西,妳可能覺得難以下嚥,對折衷的方法,就應該用我的能力,去預備一些妳覺得好吃的東西才是。

「愛」,到最後,都沒有一個世界認同的廣泛定義,每人心中都有一把尺,以自己的標準去量度,若果兩個人想令愛意互通,就必得要 -- 妥協,一方要妥協接受另一方的「愛」的定義,才能接上頻度,而那份妥協,則建於「信任」。一方認為送花送禮管接管送噓寒問暖隨傳隨到十分細心無限耐性就是「愛」的表現,而另一方不盡然的話,假如他們之間沒有「信任」,那就沒法接得上。只有當大家有「信任」,雖然收到的「愛」與自己心目中「愛」的定義不盡相同,但「信任」對方已經盡力去表現出他的「愛」,願意妥協去修改自己的「愛」的定義,令大家變得相同。

但,「信任」卻是一樣難求的東西,一日有他的天敵 -- 偏見 -- 存在,一日信任就不能生長,他們的關係,就好像精子遇上殺精劑一樣(WELL,能夠有文雅一點的比喻嗎???),有偏見在,信任就難以立足。

要獲取一個對自己有偏見的人的信任,就好像跑一場永無止境的跨欄競技,就算你跳得過一個欄,但前頭仍有源源不絕的阻礙出現,跟本那些障礙,已經不是用來測試你,而是要讓你累倒,出現一個對方偏見、想見的結論。所以,你只有兩個結局: 一,絆倒在障礙下 ; 二,揮白旗棄權投降。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領悟


領悟 -- 辛曉琪
--------------------


我以為我會哭
但是我沒有
我只是怔怔望著你的腳步
給你我最後的祝福
這何嘗不是一種領悟
讓我把自己看清楚
雖然那無愛的痛苦
將日日夜夜在我靈魂最深處

我以為我會報復
但是我沒有
當我看到我深愛過的男人
竟然像孩子一樣無助
這何嘗不是一種領悟
讓你把自己看清楚
被愛是奢侈的幸福
可惜你從來不在乎

啊! 一段感情就此結束
啊! 一顆心眼看要荒蕪
我們的愛若是錯誤
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
若曾真心真意付出
就應該滿足

啊! 多麼痛的領悟
你曾是我的全部
只是我回首來時路的每一步
都走的好孤獨
啊! 多麼痛的領悟
你曾是我的全部
只願你掙脫情的枷鎖
愛的束縛
任意追逐
別再為愛受苦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Monday, January 22, 2007

Don't Waste Your Time

以前曾經在書店見過一本書,叫"Book of Answers"...其實不可以說是書,只是每一頁都會有一句短句,據聞讀者無論心裡設問任何問題,然後隨意揭開一頁,都可以作為答案。當年,我就試過問我與心儀的異性有否可能成為一對,然後一揭....答案就是"Don't Waste Your Time",那時的感覺,只是覺得很好笑。

"Don't Waste Your Time"譯成中文,最普通應該是"不要浪費你/妳的時間了",又或者粗豪一點,就是"咪x蹝我時間",亦可以譯作"不要浪費你/妳的寶貴時間"。個人認為,後者最差,因為用到"寶貴時間",感覺帶點晦氣,隱隱然帶出提問者以往應該不會對答問者花太多精神時間; 而前者聽起來感覺上有點循循善誘,有勸誡的味道,起碼..都算是關心善意....我估計是吧.....

最悲哀的是,某程度上提問者與答問者,沒有彼此的共識。提問者覺得某行為不算浪費時間,但答問者覺得這種行為是浪費時間。最後,一方的行為令另一方覺得無謂、無意義、無價值,結果,做的,變得沮喪、受的,覺得煩擾,那就壞事了....

1 Comments:

At 12:02 PM, Anonymous Cube Sugar said...

我都有玩過哩本書. 只可以當遊戲來看待, 唔好太認真.

 

Post a Comment

<< Home

Sunday, January 21, 2007

酸鹼中和

酸鹼的分別,一般是以pH值來定義,當值大於7,就是鹼性,相反就屬於酸性,至於等於7,就是中性。酸性是帶有腐蝕性的,當酸性越強(即pH值越少)則腐蝕性越強,可以加人鹼性物質,進行「酸鹼中和」。

他都不知道那種酸的感覺從何而來。他嘗試檢視一下今天所吃所喝的東西,無非是一些乳類、水果等,跟據有限的知識,這些食物在體內代謝後,應該會產生鹼性物質,可是當他看到她和一個男子走在一起,還要對我視若無睹之時,一份濃濃的酸味就從喉頭湧上來,就算沒有pH試紙,都可以估計到,那份酸性應該相當濃烈,因為他可以清楚感受到那份酸很快就由喉頭慢慢向下侵蝕至心坎、胃部、腸臟及至全身,已其侵蝕性估計,應該可與濃硫酸互相輝映。當然,這些莫名其妙的酸澀,之前都曾出現過,不過強烈程度則不可同日而言,那些頂多只是普通的稀碳酸,不似今次那麼強大。

淚水,是一種帶鹼性的透明液體,其中98%為水份,其餘2%是蛋白質、酶類、脂類及免疫球蛋白質A等。

人體有時真是相當奇妙,有時會因應環境的轉變,而自動作出調整,就好像熱天時,皮膚的汗毛會自動豎起,幫助排熱 ; 冷天時,則會自行撫平保持熱度。所以,當全身都被酸性侵襲時,不知是身體又再神奇地自行調整、抑或是悲從中來,帶鹼性的淚水不斷自呆滯的雙眼滲出來,似在不自量力地想以微弱的反擊力,去中和濃烈的酸性,但這只不過是螳臂擋車罷了………

那些酸性似乎不祗侵蝕了身體,連神智也一拼幹掉,令他都變得渾噩起來,不知如何是好,,他只想狠狠地將一切不適的感覺,藉竭斯底理的呼喊,一古腦兒排泄出來,於是他回到家,將自己鎖在房內,在棉被的濃罩下、暗無天日之中,發瘋地作出無識的吶喊。可惜任憑他如何聲嘶力竭、淚珠兒如何眾志成城,酸性大軍仍然牢牢佔據著上風。

汗水是屬於酸性,因為它的成份包含有電解質礦物質,那是人體不要的酸性排泄物。

他覺得世上所有事,都沒有永恆,罐頭會過期、沙甸魚會過期、連有保鮮功用的保鮮紙都會過期,世上應該沒有東西是永久保鮮的,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只有沒有開始的事才會永恆,於是他不斷守穩防線、鞏固堡壘,可是原來一切只是紙糊般的脆弱,一次突如其來的猛轟,就變成稀巴爛了。

不想承認不想接受的,現在就赤裸裸地陳列在前,他想逃…但又不知可以逃到那裡,只好漫無目的地走,希望藉勞役自己身體,去止住內心的悸動,可他發覺盲目而往的地方,都是一些佈滿彼此足跡的地方,原來他早已被困在她的世界裡,跟本無路可逃。因勞累而流滿全身的汗水、帶酸性的汗水,只是加添了心裡那份酸楚的感覺而矣。越多的汗水,徒然增添了酸性大軍的戰鬥力,加快其侵蝕速度,再多的淚水都幫不了多少...這,已是一個惡性循環了。

最後,腿也累得像心屝般沉重,酥軟的身軀舖滿了酸性的汗水,無論外或內,都酸得比硫酸還要酸,真的逃不掉、走不動,不能再戰了…..

「OKOK,我敗了,我是動心了,但我又可如何呢!?」

1 Comments:

At 4:27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很有意思﹐多謝分享

東南亞的雨
http://raymay.bokee.com/index.html

 

Post a Comment

<< Home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不需要 完美得可怕

其實我覺得,女孩子應該會比較喜歡「皇家賭場」內的007。

首先,他擁有健碩的身型、敏捷的身手、果斷的性格,亦同時兼備生活品味及風度,橫看豎看,都是一個可堪信賴、很有安全感的男性。

同時,他不像以前邦片內的007,那時的007,雖然有吸引的外表,但內心世界同樣亦守備得密不透風,對任何人都只有蜻蜓點水式的感情,在內在外都是如此控制得當...這些人,似乎像一調較精確的機械人多過像一個活生生的"人"。相反,「皇家賭場」的鐵金剛,他不再是不死身,不時會因肉搏而弄至遍體鱗傷,感情亦像小孩子一樣,毫不矯飾地流露出來,堅固的外身包裹著的原來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肉身。心愛的女人看見,不禁眉頭一皺,觸發起其天生的母性,禁不住一邊親吻他滿身的傷痕,然後嬌嗔一句:「那麼的一個大男人,也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真是令人心疼。」我覺得,這正是兩性交往的一種樂趣。

所以,正如盧巧音"垃圾"的一句歌詞 - 「不需要完美得可怕」,只要人家喜歡,缺點也可變得美。

當然,物極必反,假若大家不幸像筆者般,沒有堅固的外表,卻只有滿身缺點的話,相信就算如何富有母性的女生,都不願意像母親照顧小孩般"打理"對方大大小小的問題,畢竟,發揮母性也有個限度,都需要找一個可倚傍的肩膊吧...共勉之,小心~~

1 Comments:

At 12:29 PM, Anonymous 青蘋果味的大眼睛小儀 said...

我都好認同你的看法,任何一個女生都想找個可靠的肩膀的。
而我,今天已找到了~!!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January 09, 2007

冷冰上的一點溫熱




任何人,在經歷了創傷、打擊後,少不免會將自己武裝起來,把脆弱的肉身收藏在厚厚的盔甲內,令外人無法窺探到內裡的一鱗半爪 ; 有的,不單穿上盔甲,更配備全副武裝,將自己打份得惡形惡相,對任何意圖接近的人「殺無赦」,狠狠地謝絕一切外來的關懷及感情,亦同時扼殺掉自身的一切感覺,全為了不想再被人傷害。

007 James Bond,一個可以說是陪著我成長的英雄人物。他擁有很多男性夢寐以求的男性魅力,風度翩翩,談吐溫文,面對任何險象,都能化解於笑談中,他,可以說是一個完人。可是,他與一眾美艷邦女郎的關係,總令當時年少的我有點丈八金剛。他對每一位女郎總是如此溫柔、如此體貼,但,他的感情卻好像永遠只流於表面,點到即止,他好像很愛每一個人,又好像什麼人也不愛,感情來時是那麼澎湃濃烈,走時又是那麼了無痕跡,到處留情招來一身情債,可他又不像沒有注入過情感而只是純粹玩弄。

經過那麼多年,今集「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亦是改篇自鐵金剛第一部小說,終於可以窺探到007隱身於完美軀體內的那點感情。在電影中,鐵金剛不在是令人高不可攀的紳士,而是有血有淚的男子漢,他原來也像我們一樣,會受傷流血會被騙中計,原來他是曾經那麼感情用事,原來他都會受傷流血,一身肌肉木無表情的殺人兇器原來在感情上天真得像小孩,不斷的投放感情又不斷的受傷,他也曾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一切卻換來被騙得焦頭爛額,最後眼巴巴地看著她辭世而去...自此,一個感情豐富之人自此就將他的弱點鎖於盔甲內,再無任何人可以觸碰得到。

人終歸逃不過甩不掉七情六慾,就好像結尾中,復原過來的007臭罵那個錐心之痛為"臭婊子"、"死有餘辜"之餘,在緊鎖的眉頭中,始終掩蓋不了那抹哀愁不捨之情.....

在生活中,身邊總會有一些躲在盔甲令人難以接近的人,他們可能都像007一樣有傷一個傷痛的故事而封起自己的感情、武裝起自己來,變成一個硬邦邦的鐵甲人。但,只要細心觀看,花多點耐性,在冷冰冰的表面裡,都可能會看到同一抹的哀愁.....整天背著沉重的盔甲、侷促在有限的自我空間、硬撐著的堅強...他們大概只是身不由己地變成這樣吧.........

多點耐性、多點溫柔,或許可以敲破那冷冰冰的表面,讓內裡的溫熱重新釋放開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ursday, January 04, 2007

貓的自白

「我的名字叫...都不知自己應該叫什麼,做貓的,不像人類一樣,一個名字由出生至死,以前的主人只管叫我做A,現在的主人則叫我做B,不過,名字是什麼不打緊,反正都只是一個稱呼而矣。」

「我的人生意義是什麼? 哈,我也不清楚呀,反正人與貓都是一樣,都很難像寫小說一樣先確立一個命題然後才推進故事過程一直向著命題來發展。沒有目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我只想當一只得人寵愛的小貓咪,難道這不可算是我的意義嗎?」

「你們可必取笑我的人生意義是何等渺小,想達成心願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我記得我還少時,我的主人當我如掌上明珠一樣,天天都呵著我愛著我,無憂無慮的日子真是很開心,我每天只要嬌羞地掃著主人的腿,他們就會抱著我、輕掃著我頭上的毛髮、簡直就是萬千寵愛在一身。當然,在得寵時,真的可以呼風喚雨,可惜沒有照片,否則你們可以看看我當時是何等風光,滿身的毛髮梳得整整齊齊,吃得肥肥白白,有時在屋內望見對面屋頂那幾隻又瘦又髒的流浪貓在烈日下受盡煎熬,更覺得自己幸福。」

「可惜好景不常,原來主人對我的愛,就好像我愛吃的貓罐頭一樣,有一個「有效日期」,過期後會變質、會變壞...其實我早應該明白,當連謂可以保鮮的保鮮紙都有期限,世上又會有什麼是永遠不變呢!? 失寵時,簡直就像天國與地獄之別,不單被人冷落,甚至遭到遺棄,想找塊瓦片遮風擋雨也沒有,逼得與之前看不起的流浪貓為伍。對於在溫室中長大的我,真是很不習慣,沒有了主人庇蔭下,我的能力跟本就難以在外頭生存,找吃的不夠其他同伴爭奪,只好硬著頭皮在垃圾桶找冷飯菜汁充饑,很多時都吃至拉肚子。有時,見到很多同伴被一些殘酷的人類虐待至斷了一腿或瞎了一眼,所以我一見到有人就立即逃之夭夭,每天過著有如喪家犬的日子...回想起以前的風光,真是欲哭無淚。」

「本來我以為,我的下半生都要在驚惶中渡過,又或者要餓死街頭或被車輾成肉泥,幸好遇上了我這個好心腸的主人。她每天都帶食物來探我,本來我都害怕她是那些專們虐待貓咪們的變態狂,後來實在餓得很,唯有硬著頭皮冒著危險吃她帶來的食物,漸漸地就建立起互信的關係,之後更與幾位同伴一同「登堂入室」,又重新變回受寵愛的小貓咪了。」

「莫道我這個主人好像很惡很兇,她待我們真是無微不至,差不多整間屋都被我們霸佔,任我們跑跑跳跳,我覺得很開心,因為我又可以好像以前一樣,無憂無慮地過日子,不再需要擔驚受怕、不再需要擔心三餐不繼、不再擔心受到風吹雨打。」

「雖然我比較福薄,需要先行一步,但真的是夫復何求呢 ? 能夠得到失去了的東西,安享晚年,我比街外頭很多同伴都要幸福。如果我懂得人語的話,我想對我的主人說別傷心、別自責了,起碼,我不是輾斃在無情的車輪下、或空著肚子受苦數天才離去,而是在一個平靜的環境下與妳揮手作別,我覺得很幸福啊~~~」

「所以,妳記緊不要太傷心了,我的任務,就交由我的同伴繼續,由他們好好陪著妳,妳都要振作,好好照顧他們,大家互相扶持一起過日子,妳的善心必會令妳得到庇蔭,我會在上天福福妳的。」

1 Comments:

At 8:21 AM, Anonymous 青蘋果味的大眼睛小儀 said...

呢隻貓明白到生存並不容易,要知道生存的方式和手段,以及數之不盡的無可奈何,當然也要有豁達的心才行,所以我們要好好珍惜手上的幸福。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January 02, 2007

I am still alive

Well,其實呢個Blog,係仲未摺的,但係實際上又好似同摺左好似無乜分別,對上一次update都去到十月,真係心中有愧,不過都無辦法,大腦閉塞又無乜寫作意慾,唔想求其塞0的無感情的東西入去 (雖則有感情時寫出來的都係無乜可讀性)。

希望,新一年,可以寫返多少少...希望係咁....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