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30, 2006

生命無常

本來今日心情已經欠佳,夜晚更聽到一位舊同學在講電話途中突然猝死的消息。雖然,自中學畢業後,已很久沒有聯絡(我可是一位電車男啊~~~),不過一時間也覺很不舒服,久久未能適懷,我想,他的家人必會比我們難受百倍千倍,畢竟在毫無徵兆下,突然失去了兒子,真的很難接受,在此謹祝其家人可以節哀順變,好好保重。

又,「生命無常」這說話,看過很多次,不過發生在自己認識的人身上,那份感覺方會變得那麼強烈,人命的損失,就好像在ICQ刪除一個人、像打錯字後用DELETE鍵刪除幾個字、又或者用塗改液改去錯字那麼容易,生前的什麼畢生心願、什麼山盟海誓、什麼喜怒哀樂,都隨著生命殞落而化為烏有,曾是那麼重的一切,也頓變微麈般飄渺。

一時間覺得,人生若此,我愛妳妳愛我,我討厭妳妳討厭我,我照顧妳妳照顧我,其實都不過是好像這篇留言般,只是用鍵盤輸入幾個字,有電源,就大家可以看得到守得到 ; 關掉電源後,化為虛空,什麼都沒有了...沒錯,就是這麼脆弱而矣。

1 Comments:

At 10:13 PM, Anonymous Sigmund Freud said...

人死...
就是因為付出一生的努力...
一瞬間便化為烏有...
但死神好像不會因你付出很多努力...
而放棄判處你死刑...

 

Post a Comment

<< Home

Saturday, April 29, 2006

[季後賽西岸第一圈Game 3]以牙還牙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上仗大好形勢下,被Barry完場前一球帶點幸運成份的三分球追平,再在加時落敗。今場回歸主場,帝王的二年生Martin完場前,在Duncan力逼下上籃,皮球就像去仗Barry的三分般,碰框碰板後彈入,令主隊以94-93險勝,扳回一仗。

Artest復出下,果然對球隊有很大幫助,Ginobili今仗不復去仗般神勇,更出現7次失誤,其中,完場前的一次最為致命,最後4.1秒就因為他在Artest緊守下,被Bibby冷手執個熱煎堆,偷去皮球助攻予Martin射入致勝一球。

Artest除了防守外,進攻也有不俗的發揮,拿下22分 ; Bibby亦一洗前兩仗的頹風,貢獻了25分及8次助攻。不得不提的是,Wells除了射入19分,亦搶得14個籃板,其中10球是進攻籃,似乎此子才是馬刺的心腹大患,因為以射手來說,其身型算是高大,運動力亦強,無論面對馬刺任何Swingman,都屬於mis-match,有身型上的優勢,他的進攻籃板在近兩仗中所見,對馬刺構成很大傷害。

馬 刺方面,三分球沒有主場時的瘋狂,雖有Duncan復甦(29分、12籃板、6封阻),但欠缺了後場孖寶之助,始終有所缺失。

以我個人所見,其實兩隊今場勝負實在伯仲之間,但馬刺欠缺了帝王隊的那一份激情,一班後備球員雖有穩定發揮,但就是沒有一位球員或一次攻勢,可以燃點起全隊的氣勢,令到球隊有不少時間段落有上佳演出,就是未能一氣呵成連成一次大高潮去摧毀對手,結果在拉鋸的情況下,幸運女神的天平今天選擇了向主隊那邊傾斜。

RECAP
BOX SCOR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ursday, April 27, 2006

糖衣陷阱?

他問: 「妳叫什麼名字?」

「Candy。」

「嗯,糖果 ? 很甜啊,和妳的笑容很相襯。」

「是嗎 ? 也可能是糖衣毒藥也未可料。外面甜甜的,令人忍不住吃完一粒、再一粒,但內裡卻是有毒的,慢性,不知不覺間將你毒倒。」

「那妳是屬於前者抑或後者?」

「不知道啊,想試試嗎 ? 小心中毒呀。」

「看妳一臉甜甜的笑容,就算明知是毒藥,也一定要嚐。」

「口甜舌滑。」

「不夠妳甜吧。我可以嚐嗎 ?」

「想清楚了嗎 ? 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我早覺悟了,大不了死在妳身邊吧,反正人終歸都要死一次的。」

說畢,小心翼翼地撕開華麗的包裝紙,取出嬌小的糖果,溫柔地放進口裡,甜蜜的感覺從味蕾入侵,流遍全身的神經,一份前所未有的感覺悠然而生,因陌生而形成的不安全感,夾雜著刺激,令整個人處於高亢的狀態。

隔了一會,除了全身濔漫著舒泰的感覺外,一切如常。

「嗯,似乎不是糖衣毒藥,可以繼續吃下去...直至永遠。」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Wednesday, April 26, 2006

[季後賽西岸第一圈第二仗]Barry絕投助馬刺再勝一仗


馬刺憑Barry完場前的三分,從劣勢中扳平對手,並在加時階段,以險勝帝王,取得艱辛的第二場勝仗。

不知是受上仗令全隊蒙羞的慘敗、又或是因為Artest因那記不似過份嚴重的"肘擊"事件而停賽而覺得受針對,今仗帝王真的打出士氣來,整隊球員打得相當積極,不單毫無懼色地勇闖馬刺內線而搏得不少罰球機會,籃板也差不多比對手多一倍,全場均佔盡優勢,無論馬刺如何努力也不能抑制他們的得分。可惜,眼見勝利在望之時,卻被Barry的一球Big Shot追和,再在加時階段落敗,實屬遺憾。

而馬刺今仗得而死裡逃生,Ginobili應記一功。沒有了Artest糾纏,他今場賽事無異打得比去仗活躍,而他的"卡士"更在第四節表露無遺,不單個人得分,連球賽的閱讀能力也不比一般控衛遜色,在第四節及加時階段,展示他比Parker更懂得控制比賽節奏,數度作出適當選擇,或個人得分或助攻隊友,包辦了關鍵時段的大部份分數 ; 相反,Parker在重要時刻的心理質素,則仍有待磨練,在加時出現不少低級失誤,連罕有的Lane Violation也犯上,險些賠上了差不多到口的勝仗。

帝王雖然沒有了Artest在陣,但防守上反而比去仗打得更出色,之前如入無人之境Parker今場出現了7次失誤,而內線的夾擊令Duncan雖有不俗手感也難獲起手機會,令到馬刺的得分點轉移至外線,全場共起手三分26次,幸好命中率差不多達半。

另,Duncan因腳傷而導致進攻上失去的分數,還可有其他球員補上,但防守上呈現的空缺則比較嚴重,面對帝王移動性高的大前鋒,無論Mohammed或Nesterovic均難以招架,Abdur-Rahim第四節就頻頻撕破他們的防守取分,如果碰上像Nowitzki或Marion等較大殺傷力的球員時,後果不堪設想。

Box Score
Recap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Sunday, April 23, 2006

旗開得勝


馬刺衛冕之路有一個好開始,今晨馬刺主場出戰帝王,出人意表地以一個大比數,122-88勝出。

自Artest加盟後,帝王的防守得到改善,但今仗卻好像消失得無影無蹤,Parker在上半場可謂如入無人之景,見縫插針,單是第一節已個人獨得16分。

不過,令該支去屆盟主得以在第二節已大比數超前的,就是一班出色的後備球員。Van Exel、Horry及Barry在第二節合共投入六球三分,他們先以8-0替第二節揭開戰幕,然後再打出14-0的高潮,奠定了牢不可破的優勢,之後無論帝王如何努力,都不能將差距縮窄至少於廿四分。

馬刺今仗得分最高的是Parker,個人獨得全場最高的25分,Duncan僅起手6次射入3球,拿下11分,Mohammed今仗有不俗發揮,取得18分。至於帝王,得分最高為Bibby,貢獻了17分,Artest取得16分。

延伸閱讀:
Box Score
Recap

2 Comments:

At 1:33 PM, Blogger Xavier said...

今年的馬刺有finley幫助得分,parker也improve了,減輕了duncan的工作量。剛剛看到nba一季的statistics,其中馬刺和detroit相似的,都是大部份隊員都不在top 5之內,大家都發揮了團隊力量。唔,今年的總決賽好有機會是去年的翻版。

Go Spur!

 
At 5:46 PM, Blogger G13 said...

但Duncan及Ginobili的身體狀態始終都係令我有點擔心,尤其是Duncan,好似俾人癈左三四成武力......

 

Post a Comment

<< Home

Saturday, April 22, 2006

馬刺季後賽之旅開打


有人說,他們打得比想像中欠缺霸氣 ; 有人說,他們陣中的巨星今季的演出像一頭病貓 ; 有人說,他們面對去季決賽對手、今屆熱門活塞時被痛宰,完全像不同層次的球隊。以上的評語,通通都對,但,他們今季勝出63仗,成為球隊史上最佳,亦是西岸一號種籽。所講的,就是去季盟主--聖安東尼奧馬刺。

球季綜論:

Parker冒起
今個球季,陣中台柱Duncan一直受筋膜炎影響,表現失準,在進攻上(平均得分:18.6、進攻籃板:2.9)、防守上(平均封阻:2.03),都成為職業生涯最低。而另一主力Ginobili,亦因為受傷曾缺陣17場,傷癒後暫時都未能回復狀態。正當兩名主力未能提供最佳積效給球隊時,重擔就落在小將Parker身上。

Parker在去屆決賽中,被人洞悉其外圍投射欠佳的毛病,活塞令用卓越的團隊防守堵塞其通道,令其聞名遐爾的Tear-Drop絕技無所施其技,完全被對手同位置的Billups比下去。結果在今年休假期間,他痛定思痛,跟教練苦練外投,配合其快速入楔,成為一名遠投近攻皆能的球員,今季他平均得分18.9,投射命中率高逾54.8%,均為歷史最佳。

保護主力
馬刺在新球季,加入了老將Finley及Van Exel,亦添加了在歐洲打響名堂的中鋒Oberto,令陣容更加完整。

當然,加入了不少新球員後,亦需要時間讓他們磨合,熟習球隊戰術,同時亦可以趁機讓一班「容易受傷的男人」如Duncan, Ginobili等好好休息。跟據我今季的觀察,教練Popovic相當嚴格執行其輪換制度,就算面對強隊處於劣勢、又或關鍵時刻,他都願意收起主力,讓一班後備球員上陣,畢竟新加盟的球員都是征戰多年的沙場老將,處理大場面已有一定經驗及信心,可以委以重任,這亦是為何今季馬刺看來好像打得比去季吃力,雖然勝仗多了,但與對手的分差卻是近年最差。(今季分差: 95.6/88.8, 04-05:96.2/88.4, 03-04:91.5/84.3)

Popovic的調整
Popovic自加入馬刺以來,熟於軍紀嚴明的一類教練,而且陣中的球員均屬聽教聽話之徒,一直未有太大亂子。但隨著近年加入了Parker及Ginobili,狂放的球風與球隊風格不符,因此當初Ginobili曾因為受教練拘束其打法而有微言,而Parker在場上被教練罵個狗血淋頭的情況也不時可見。但在之前數季,Robinson踏入暮年,球隊依賴Duncan作單天保至尊下,在季後賽多番被湖人凌辱,令他明白到Duncan雖然技術全面,但球風及心理狀態始終不是Jordan, Kobe或Iverson等能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之徒,所以,他亦開始給予球員更多自由度。

平心而論,其實以Parker的心理及鬥心,確實比Duncan更加適任擔當球隊一哥,加上教練有心造就,在關鍵時刻往往都將他留在場上,似有心栽培他成材。

Finley成最佳收購
新加盟的成員,Oberto僅掙得9分鐘左右的上場時間,貢獻不大,但個人認為其傳球能力及智慧實比Mohammed或Nesterovic優勝,可惜仍未適應NBA打法,暫能擔當重任 ; Van Exel比較令我失望,他搶去了Udrih的替補控衛出場時間,雖云其投射對球隊相當有幫助,但鬆散的防守卻同時將分數賠予對手 ; 至於Finley應可算是最佳收購,作為小馬的正選球員,轉投馬刺後要成為板凳球員,要學習在短時間內溶入球賽,而且打法亦不能像以往般自由,反而要轉型成一位純射手,把握對手包夾Duncan時的空檔作投射,他演繹得相當出色,其三分多次拯救馬刺於水深火熱中。

原有的一批成員,Barry仍然維持其一貫「海鮮波」的狀態,Udrih則因為Van Exel的出現而出場時間有所滑落,窒礙了其成長 ; 至於無論Mohamme及Nesterovic,也依然是有一場沒一場的好表現。

第一圈預測:
馬刺第一圈的對手,將會是下半季表現脫胎換骨的帝王。自防守專家Artest一月加盟後,球隊得到26勝14負的戰績,在防守方面也有著足改善,由之前被對手攻入100.2分,大幅減少至94分,對方的投射命中率也由46.1%跌至44.4%。

兩隊今季三次交手,頭兩次均在Artest加盟前,馬刺分別僅勝3分及1分,最後一次在Artest加盟後,馬刺主場以10分落敗。

Artest及Wells均是相當出色的外線防守球員,從最近一次交手所見,Artest將會重點針對Ginobili,其硬朗及體力化的防守方式,對身體狀態仍然未達十足的Ginobili,有一定優勢。另外,Parker在之前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去到季後賽階段,就會有一定程度的下滑,再者,他要防守的是對方得分主力Bibby,所需要付出的體力或會對他進攻時構成影響。

觀乎兩隊的陣容,馬刺有兩點有明顯優勢,就是內線及板凳深度。內線方面,Duncan的質素比對手優勝,不過無論面對著Miller, Thomas或Abdur-Rahim,均具備中距離能力及傳球能力,Duncan在腳患影響下,在防守時或會有所困難,因此冀望不論是Mohammed或Nesterovic在防守上可以抒緩到Duncan的壓力,讓他可以全力進攻。另外,不論是Barry, Finley及Van Exel,他們如果能在外線上發揮威力,有效利用板凳上的差距,亦可扯散對手防線,讓Duncan等人有較多空間發揮,將會是致勝的關鍵。

假如沒有傷患影響下,估計馬刺可以4-2勝出。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ursday, April 20, 2006

幸福傷風素

她覺得很奇怪,雖然據聞他每天早上都會跑步一句鐘,又經常與同事們打球,酷愛運動,照理應該身體壯健才對,可是他偏偏就經常出現小毛病,尤其是傷風,差不多隔個星期就來一次,而當她每次出於關心慰問他有否服藥時,他也總是搬出一套例牌答案 -- 「藥服完了」,於是乎,她又會到藥房,替他購一盒「幸福傷風素」。

他喜歡打球,可惜球技平平,總吸引不到她的注意 ; 他也熱愛跑步,可惜爆炸力不夠,只能向長跑方向發展 -- 沒錯,就是那些動輒要跑個多兩小時的長跑,每次跑到終點,她早走得不知所蹤。直至有一次,他為已班參加班際長跑,怎料途中下起大雨,結果因此染上傷風,就在課堂上他不斷猛升鼻涕時,她送來一盒「幸福傷風素」,說是為班出力的報酬。於是乎,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會想盡辦法,淋冷水浴又好、下雨天刻意不帶兩傘也好,總之就要令自己傷風,已換取她的關注、她的一盒幸福傷風素。

每次他打開抽屜,看著塞滿了的幸福傷風素時,就覺得自己很幸福--不是因為傷風素真的可帶來幸福,而是因為那個為他送上幸福傷風素的人。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April 18, 2006

永不分離

婚姻,像一個鐵籠 ; 一紙婚書,是一個鎖,將兩個人牢牢地鎖在一起、困在一起。兩個人,天天生活在一起,整個世界,就只得妳和我,我的一切,就是妳 ; 妳的一切,就是我,妳我的份量變成天與地無限大,所有優點缺點,也跟隨著,化成無限大。


晚上百無聊賴,看著電視直播的足球賽事,那一隊被認為是班霸的球隊,正在凌辱著對手,去到比賽末段,該支班霸換入一個小個子。必看他個子少少,他去季在一間小球會中可是有優異的演出,可惜轉會至班霸後,卻連出場機會都少之又少,或許正如評述員所言,作為一支班霸的成員,似乎是「沒有頂班球員的水準」。

像我 ? 像我 !

「你沒用的! 做事婆媽,人工微薄,真沒有作丈夫的水準! 終有一天,我忍受不了,就會離開你這個窩囊癈!」

這是她經常對我說的話。我記得,以前每逢她在處理手頭上的事時,不消一會就會回頭向我撒嬌、求我替她解決 ; 不過到了現在,我千等萬等,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也盼不到她回頭,我就只能看著她的背影在忙, 就算是同睡一床,我看到的,都只是她的背影。

我倆的實際距離很近,但兩夥心,卻是很遠。

我有打算彌補二人間的鴻溝,奈何,她的一聲又一聲的「沒用」,如重拳般一下、一下、又一下地擊在我身上,把我越轟越遠,也同時將我的自信心,轟過稀巴爛。

背影...背影...背影...我每晚夢見的,也是她的背影。我想看看她的面容,可惜無論我如何拚命地向前追也追不到,仍然只可望到她的背影,在我的前面,在越變越小...越小...越小...至無影無蹤。

「她走了!」

我甫一乍醒,在夢與醒之間,夢裡的虛幻,與現實在交溝著、在重疊著,不知究竟身處在夢境還是現實,眼神在慌忙搜索那熟悉的身影,口裡呢喃般地喊著那個熟悉的名字。

找到了。在夢裡追不到,可在現實中我不能再那麼失敗!!

叮啷...叮啷...叮啷

電話鈴響起。沒有人接聽。它只顧繼續在響,像有千言萬語,急著向人傾訴。


連奔帶跳地,饑餓瘋狂的猛虎,狠狠地撲向不知所以的獵物。

「我不可讓妳走的 ! 我不可讓妳走的 ! 我不可讓妳走的 !!!!!!」

瘋了般的雙手用力地緊摟著獵物的脖子,任她如何掙扎悲鳴哀號也不會放手,只因在瘋虎的世界中,什麼都再沒有,只得她。

叮啷...叮啷...叮啷

嘹亮的電話聲,聽起來,像在為保生命在呼喊救命的吶喊聲一樣,那麼淒厲、那麼令人不寒而慄。


頭顱無力地垂在佈滿青筋的雙手上,雙手因用力過度,發白得不帶一點血色,就好像她身上的衣服一樣白,也好像抓在那滿佈青筋的雙手的手一般的白。

靜。只剩下粗重的喘氣聲,和...

叮啷...叮啷...叮啷

電話又復響起,像心跳的節奏,劃破固態的寧靜....然後,又再歸於平靜。

電話鈴聲,沒有了 ; 喘氣聲,也沒有了。整個空間,濔漫著沒生命似的寧靜。


卓上散亂地佈滿著蘋果、橙、葡萄等等,那些因重擊而破爛的葡萄,以葡萄汁在桌上劃滿了斑駁的疤痕,又些,則沿著卓上邊緣,滴答滴答地,像血水般淌在地上。盛載生果的玻璃碟子,因跌墮在地上,碎片散佈四週,與地上的葡萄汁混在一起,像血與骨。同樣躺在地上的,還有一個相架,相架中,有一張舊照,撕開了兩邊,左邊有一個笑得很開心的男子--我,右邊有一個笑得更燦爛的女子--她。

我拿出那張相片,嘗試用膠紙將兩個相中人合而為一,但可惜那道觸目驚心的撕痕,是那麼的深刻,就算糊好了,那道裂縫始終是那麼顯然而見,兩個人勉強在一起,仍然是那麼分離...是啊,真的修補不來,已變的心,就好像湍急的流水般無情,又或是像沙粒般那麼難以找牢,任憑你如何用盡方法,始終阻止不了其流逝。

「分離...分離...沒有分,就不會離! 只有兩個個體,成為一個個體,就不存在"分",那..就不會有"離"了!」

仍記得,她那雙水汪汪得惹人無比憐愛的眼睛,是如斯的令我有觸電的感覺....「嗖!」
仍記得,吻向她那濕潤的雙唇時,是如何的溫軟懾人....「嗖!」
仍記得,我是如此的喜歡,捏弄著她那兩片吹彈得破的臉蛋....「嗖!」
仍記得,給她那雙手用力的擁著,是如何的覺得自己重要....「嗖!」
仍記得,把頭靠向她豐腴的雙峯時,就好像躺在世上最舒適的睡床....「嗖!」
....................



我丟低滿佈血漬的利刀,咕嚕咕嚕地喝掉杯裡的熱茶,拍拍撐得硬梆梆的肚皮,再抹去咀角上的血漬,我覺得很充實很安心,因為從此以後,她就成為我的一部份...是跟本再沒有"她",因"她"就是"我","我"就是"她",無分彼此,沒有分,也沒有離。

之後,我睡得安穩,不再發惡夢了,生活也過得很安定,我覺得她是我的一部份,令我整個人都充滿幹勁起來,那種感覺旁人不會明白,亦不打算令他們明白。我覺得他們跟本就是在妒忌我可以和她永不分離,跟本就一直在打她的主意,事已至此,他們明知沒可能把她搶走,所以就心存惡念。更可笑的是,他們以為報公安,又槍又棍的,就可以把她搶走。天真 !! 跟本就是天真,看著他們如臨大敵的表情,真的令我發笑,有種的就即管放馬過來吧!! 任憑你曉飛天遁地,都沒可能搶走她...除非,除非幹掉我吧 !! 但那只是造就一個機會讓我和她死在一塊 !! 哈哈 !!! 你們除了乾睜眼吃醋外,又奈我如何 !? 哈哈~~~~~~~~


意念來自:
狂漢殺妻女削肉生吞 珠海倫常命案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Monday, April 17, 2006

伊莎貝拉

彭浩翔的新作「伊莎貝拉」,一反之前具個人風格的黑色幽默的模式,變得具有強烈的「黃家衛味道」。

從報章訪問中,彭導當被問及其作品懷有濃烈的「黃氏味道」時,態度不屑,但由電影開首的字幕、角色間以全名作稱呼、充斥於戲內的那份異色情調,確實很難不令人拿兩者來作比較,而其中最相似的,就是將角色溶入時代背景,側面描寫在時代巨輪下人物的感情。在黃氏的「阿飛正傳」的尋根之旅或「春光乍洩」三個大男人的情感交葛中,隱隱然滲出淡淡的香港人面對97回歸的反思 ; 而在「伊莎貝拉」中,彭氏也利用張碧欣(梁洛施飾)及馬振成(杜汶澤飾)的父女情,描劃出澳門人面對回歸時的唏噓。

鏡頭下的澳門,處處可見說著廣東話的巿民,但在殖民地管治下,流露的卻是歐陸韻味,中與西間的落差,加上主角們沉淪的生活模式,營造出一份"沒有根"的感覺,與戲內馬碧欣尋父尋犬的尋根之旅,互相映襯。

而電影中,亦帶出了"澳門人"在臨近回歸時的生活及感情,好像黃秋生在戲內三度出場,每次都在吃東西,起初還很有閒情在嘆火鍋,但之後只能在茶餐廳吃餐蛋麵、及至後來僅能在車中啃麵飽,可見隨著回歸漸近,生活也漸趨困難。但最艱難的,還是感情上的落差,就好像馬振成與張碧欣似是而非的父女情,就正好用來映照葡萄牙與澳門的關係 -- 在殖民地多年統治下,澳門已將葡萄牙視為她的"母親",就算"親生母親"出現,也許已不能好好適應,畢竟在"養母"養育多年後,全身都佈滿了她的氣味、她的痕跡。

片末,交代出張碧欣終找回小狗伊莎貝拉,但牠已成為人家的寵物,並連名帶姓也改變了,最終張碧欣都不忍拆散她們,只能忍痛帶淚作別 -- 或許在很多澳門人心目中,她們情願祖國像張碧欣一樣,犧牲小我,或許會更高興。

最後,彭導之前的作品如「買兇拍人」、「大丈夫」等,都令我覺得,他往往有「佳句」卻欠缺「佳章」,部份斷章很令人拍案叫絕,但整體故事性則相對薄弱。不過今次,很明顯見到他努力賞試,較花筆墨於整體氣氛及故事情節,這,不失為一個好的改變。

1 Comments:

At 1:09 PM, Blogger Duke of Aberdeen said...

你好,我們在「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連結了你這篇。

http://www.hkifflink.net/2006/04/22/518/

連線旨在有系列地結集散落在各處的電影節網上筆記。如閣下不想被連結,可往敝站留言要求我們將連結刪除。希望能有你的支持。

我們亦誠邀你連結本站,謝謝。

 

Post a Comment

<< Home

Thursday, April 13, 2006

電影節 - 亂步地獄

<火星之運河>:
實驗性強得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淸晰的湖水對比著懾人的血與汗、靜態的畫面與粗暴的動作對衝,在動與靜間,大幅度牽扯著觀眾的情緒,似在為之後的異色故事,來一個熱身。

<鏡地獄>:
導演實相寺昭雄是日本新浪潮的中堅份子之一,曾自創不少新的攝影技法,所以<鏡地獄>的故事雖不算新穎,但影像則是四個故事中最獨特的。

對於由成宮寬貴飾演美男子,有不少人提出異議 (尤其是女性...尤其是當松田龍平也有份參與此電影...),不過,他確能演釋出該角色那一份自戀的邪氣。

<毛蟲>
個人對這種愛得帶點痴狂、帶點病態的故事,一直都抱有好感。

人心,包裹在層層的皮肉底下,看不見、觸不到,對此,總有一份濃得化解不到不的安全感。是真? 是假? 心意變化,每每在不為意間,當你知曉時,已經太遲,一轉身,頭也不回就走了,做什麼也挽不回。你會明白我的心意嗎 ? 你會知道我是如何海枯石爛都願伴隨在左右嗎? 為什麼就不肯給我一個機會看看的為你所做的一切? 沒錯,只有截斷了四肢,你才會乖乖待在我旁 ; 當你動彈不得,我才可獨佔你、封鎖你,不讓你有機會接觸花花世界,你才會專心一致,好好欣賞我對你的心意,那時,你的世界就只有我--我就是你的唯一。

眾人焦點之松田龍平到此才上場,但角色可有可無,淪為一個宣傳器具。女主岡元夕紀子,原來就是<澀谷廿四小時>的純情Liza,果真是女大十八變。

<蟲>
黑色幽默的故事,一個司機戀上風塵女子,將其製成標本留在身邊,隱隱然與上一個故事<毛蟲>互相呼應,但調子完全相反,骸人中帶有詼諧一面。一向木納的淺野忠信有破格的表現,演出生動鬼馬。

2 Comments:

At 10:26 AM, Anonymous Akina said...

也是覺得很奇怪地為何加插松田龍平的角色。
看過這段文字後又好像有點意思:
http://www.myweb2s.com/tool/Diary?id=1105&rid=119572

有人說,從亂步創作《芋虫》的反戰的背景來說,導演刻意加插了平井太郎(江戶川亂步) 的角色。平井將原本是戰神的將軍,變成一條永遠不能作戰的芋虫後,視之為最美麗的收藏品,松田龍平的角色也就更具深層意義。
不過,故事主要還是說妻子為了留住丈夫,令對方變成芋虫,自己也願意把的手足割下,變得與丈夫一樣。為了愛而互相殘害。

 
At 1:29 AM, Blogger Duke of Aberdeen said...

你好,我們在「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連結了你這篇。

http://www.hkifflink.net/2006/04/21/514/

連線旨在有系列地結集散落在各處的電影節網上筆記。如閣下不想被連結,可往敝站留言要求我們將連結刪除。希望能有你的支持。

我們亦誠邀你連結本站,謝謝。

http://www.hkifflink.net/

 

Post a Comment

<< Home

Saturday, April 08, 2006

黑社會2 - 平白得可怕

含故事內容

黑社會2,比起上集,好像失色了很多,不知是否因為少了一位如梁家輝般有壓場能力的演員,整部電影,就是欠了一點上集的火氣。

某程度上,續集與上集的故事,差不多如出一轍,都是兩個勢力爭奪做幫會的話事人,上集樂少(任達華)的深沉內歛與大D(梁家輝)的狂妄浮誇較勁,很有山雨欲來的氣勢 ; 今次,換了由Jimmy(古天樂)上場,橫看豎看,都green了一點,少了那份張力。就算與大D一脈相承、同是狂傲非常的東莞仔(林家棟),都沒有了梁家輝那份皇者氣勢。同時,支持Jimmy"唔選又選"、令他由初段的生意人及對大佬忠誠的性格,轉換至後來連肢解碎屍也做得出的理由,似乎有欠說服力,大大削弱了故事的可觀性。

杜琪峰一直以來,在故事高潮位來一個twist、牽引觀眾情緒的把戲,玩得很聰明,亦很能手到拿來,正如上集結尾,由平靜的湖面、寧靜的環境、二人和平地在垂鈎的靜態,變化成血腥瘋狂殘殺的動態,很令觀察透不氣來,但今集卻欠奉,很多很有潛力的場面如樂少被殺、飛機(張家輝)與Jimmy對峙等,都很輕輕地浪費了,故事相對地比上集來得平淡,一切也在觀察意料之內,或許以獨立一部電影來看還可以,但以續集來說,珠玉在前下,則不能說不使人失望。

至於結尾那段硬性政治GAG,少了上集輕輕地滲透在故事情節間、讓人慢慢消化回味的睿智,赤裸得令人發笑。

總括而言,沒有了情彩的扭橋、沒有了以戲喻真的機智,整部電影淪為一部古惑仔式的社團電影,以杜琪峰的水準來說,是令人有點失望的。

3 Comments:

At 11:01 AM, Blogger Xavier said...

oh.你睇左電影節首影?對,古天樂始終未能和梁家輝相比,所以年年金像獎來來去去都系果幾位演員提名呢。

 
At 1:33 PM, Blogger G13 said...

噢,係呀。

今年金像獎提名,劉華同郭富城都有得提名真係好"炆水",只不過係因為無乜對手所以先輪到佢地。

 
At 1:02 AM, Blogger Duke of Aberdeen said...

你好,我們在「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連結了你這篇。

http://www.hkifflink.net/2006/04/21/512/

連線旨在有系列地結集散落在各處的電影節網上筆記。如閣下不想被連結,可往敝站留言要求我們將連結刪除。希望能有你的支持。

我們亦誠邀你連結本站,謝謝。

http://www.hkifflink.net/

 

Post a Comment

<< Home

Monday, April 03, 2006

厭惡

有時我會很厭惡這裡。

在這裡,我可以見到自己的自卑、自己的不安全感、自己的幼稚、自己如何缺乏自信、甚或至一些不想記起的悲痛回憶,都一一在這裡,赤裸裸地、無保留地展示出來,讓我自己、或一些不相識的人看到,感覺像赤身露體站在大庭廣眾一樣。

於是乎,我就賭氣地,長時間都不更新一次,希望時間可以讓我忘記這裡,又或者令人以為這裡荒廢了而放棄再來訪。

但,最後我又會回來....就好像對身邊人一樣,我有時會恨對方令我傷痛、恨對方粗心冷淡,然後晦氣地遠去...然後又不捨地飛奔回來。

1 Comments:

At 6:33 AM, Anonymous 妻儀 said...

你也有自己的優點~!!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