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1, 2004

土炮 vs 外援

爭論仍是無休無止。

雖然奧運已經完結,但是香港重用國援的論題,仍然繼續纏繞著。所爭論的,就是「乒乓孖寶」李靜高禮澤並不是本地土生土長的運動員,代表香港是「道德上的不正確」云云。

當然,有反方必有正方,亦會有人執著奧委會的守則,白紙黑字列明一名運動員於某國待夠多少個年頭,是合法合理去代表某國出賽。

我覺得,既然奧委會都有條例列明一切規範,即是高李二人是循合法的途徑替港隊出賽,而他們於比賽中亦真的付出了他們的汗水,力爭獎牌,部份反對的巿民就無謂以一番又一番尖酸刻薄的說話去陰損他人吧,要埋怨的,應該埋怨香港本土的運動員,沒有中國運動員那一股「不到黃河心不死」的狠勁,人家可是每一天都刻苦訓練,相反,香港的運動員 -- 尤其是那些全職的,每一天只操練三、四句鐘已經叫苦連天,既然說得是「全職」,一天訓練七八句鐘都算正常吧? 等如很多在職人士一樣,每一個工作天都最少搏殺七八句鐘,甚至乎要加班,你們那些全職的運動員只「工作」了三回句鐘便怨氣多多,會不會離譜了一點呢 ?

又,好像每年的賀歲盃一樣,以前會以大多數華人班底出戰,一來可以寓賽於操,二來可令香港球員能夠得到一些與國際球星交手的經驗。但最終如何? 不是這個喊著要放假、就是那個喊著要休息,一點光榮感都沒有。及後,足總決定派遣大部份外援球員出戰,雖然他們不是香港人,但是依然戮力迎戰,以能夠代表一個地方出賽為榮,士氣高昂,精神可嘉。

我想問,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運動員,你們可以怪誰呢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Monday, August 30, 2004

光影世界

不知不覺,與電影以談了大半生的戀愛,我與她她與我,早已分不開,我生活中有電影的鳳毛麟角,低落時、高亢時、無聊時、沉默時,腦海裡總是昇起一幕又一幕的電影畫面、一句又一句的電影獨白,她與我已分割不開。

我是一個表達能力有問題的人,不能像一些著名作家般,以三言兩語,就能將心裡所想的,通過行文流水,生動具體地表達能力 ; 相反,我只能沉醉於光與影的世界裡,感受著我的內心世界,輪迴著人世界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醉心於哀怨動人、盪氣迴腸的情慾世界,在短短的數小時裡,我尋回了我所失去的,找著了我所渴求的,這個小小的天地,就是我的一個烏托邦。

曾經,我為人生的一切,感到疑惑,找不著出路,希望可以從大師的作品裡尋求答案,奇斯洛夫斯基、史丹利寇比力克、安哲羅普羅斯,他們為世人譜出了娓娓的樂章,但我這輩凡夫俗子,卻只有越鑽越玄,結果出路找不著,反倒碰得一鼻子灰,始驚覺大師也只是凡人一名,他們也會有相同的困局,只是他們懂得比我走前一步,以超凡的技巧及無限的想像,以光與影編織出他們的世界,希望得到觀眾的共鳴,或許大師們都希望觀眾能指點一下。

人生苦短,大師的超凡脫俗我未有時間細味,唯有還"俗",原來反倒貼近我的脈流,往往能一矢中的,就好像有人喜觀到半島酒店享受一頓美侖美奐的大餐,原來大家樂大快活,一樣能讓我無拘無束得到溫飽。

以後逢讓我感動的,那管人們喚他屎尿屁,都是我心中的極品。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Saturday, August 28, 2004

俾面派對

一直對於所謂的「俾面派對」,盡量抱持著可免則免的態度。

就好像今天為例,有位同事升官之喜,於是大宴同儕,我所屬的部門亦在名單之內,但很好笑的是,其實我是不認識他的,甚至乎連一面之緣也沒有,他的名字我也是在電郵裡才得知。

原本考慮過婉轉地推卻,但當所有人都赴約而我獨善其身,又好像有點孤芳自賞之態,我相信會大大打擊我的「埋堆大計」,唯有硬著頭皮出席。

結果很可笑....見面時,要裝作客套,握手打招呼當然少不免,更要撐起一副笑臉,意態恭恭地祝賀人家,我連他的名字也是剛剛才知,那會有什麼祝賀之意呢 ??更可笑的是,我還要大刺刺地吃人家一頓,實在是不知所謂。說真的,我整頓飯都滿不寫意,只是想快一點離開............

工作,真的存在著很多妥協............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Friday, August 27, 2004

設身處地

本人對面的飯堂,奉行西式的運作模式,先購票、後取食品,每個人都托著一個餐盤,自行拿取餐具,然後一個又一個輪候著食物。

在當眼處,有一張大大的告示,標明希望各位顧客食用完畢後,將餐盤放到收集處裡,藉以令到每一張的餐檯流量可以提升,抒緩如潮一般的人流。

其實很多的大學、甚或至中學的飯堂,都是採取「用者自理」的模式,可惜你們依然可以見到餐卓上滿佈著殘渣的餐碟、東歪西倒的汽水杯,整張卓面就好像戰場般凌亂。

有時總覺得,九年免費教育,除了提供日常的學術常識外,是否有必要提高一下公民教育意識呢 ?? 堂堂一群大學生,所謂社會上的頂尖兒,連吃飯清理這般簡單的事都弄至一塌糊塗,真的可指望成就大事嗎 ??

我亦都需要不時警剔著自己,不要犯上這些柤同的錯誤。

1 Comments:

At 12:07 AM, Anonymous Jovial said...

事實上
這種情形是香港,不,應該是中國人生活的地方最常見的!

很多外國的食店、飯堂(即使是麥當勞)等地方一向也採用「用者自理」的模式,客人們一般也有意識去清理自己的餐盤。

我想,也許是中國人從來認為食客有「被服務」的權利才引致這種陋習流存至今吧!

P.S. 我認為香港人已算是比較有教養的中國人,要改變這不當的思想應沒有想像中難。我一早已開始實行「用者自理」,更盡量感染身邊朋友一起這樣做。相信大家也可以努力的
=]

 

Post a Comment

<< Home

Thursday, August 26, 2004

連不上

Joyce。

最近,總有一些陌生的聲線,致電往我房間的私人直線,找一個女孩子。她擁有一個我不想再提的名字,當然我曾經無聊地追問致電給我的人,她是否姓「張」,得到了一個早該知道的答案,起碼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她。

沒有,這裡沒有這個人,我想你們打錯了。

雖然我多次糾正他們這裡沒有他們想找的女孩子,但每隔一些日子,又會有另一些人找她。究竟是她不小心,還是刻意給他們一個錯的電話呢 ??

她是否在迴避那些熱心的朋友 ?? 當中可有她的裙下之臣 ??

我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我也許還要繼續回應他們,這裡沒有這個人,直至他們死心為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