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05

相對.論 (下)

我記得,剛降臨這世界,就看到前面擁簇的人群,當時我不知他們是什麼,外表看來和我很相似,但我卻沒有他們般幸運,可以自由自在,我只懂呆站著,沒得活動。幸好,我身邊還有很多同類,雖外表不像,但都如我一般只能呆站,總算令我不致孤單一人。

不知怎的,有一群人在我身邊打量,一時替我換一個金髮、一時又短髮、一時又鬈曲,最後,將一個黑色長髮放在我頭上。其後又將多式多樣不同裁剪、不同款式的叫做「時裝」的物體穿在我身,折騰了個多小時後,他們就把我從「出生地」運走,去到一個掛滿了類似我穿在身上的「時裝」的店舖。

我的工作很單調,只是不時穿上不同的服飾,呆站在櫥窗,對著大大的落地玻璃,羡慕著店外的人可以自由走動,認識一下這個社會。可我沒有這種福氣,大部份時間都孤獨地站著,偶而或許有人會對我的衣著沾沾摸摸,但就一定沒有人會和我說話...當然,怎會有人傻得和一個不能說話的人談天。直至有一天............

有一天,一個樣子呆呆的男子從店外走過,平時多數人都只是走過,或有時端詳我一下,但他卻不同,只見他像發瘋般貼著櫥窗,目光由上至下打量,之後更走入來和我說話,把店內的售貨員嚇個半死。

之後,他每一天都會出現,每一天都和我談論每天的遭遇,那班售貨員見慣不怪,不作阻止,之後,他替我起了一個名字 -- 詩。

可惜,店舖的生意每下愈況,終於面臨倒閉,店主運走了一批又一批時裝、解僱了一個又一個的店員,但似乎沒有安置我的打算。據聞下一手業主會利用店舖作另一種生意,所以將會更改裝修,而我,或許會隨同那些拆卸下來的頹垣敗瓦,被癈棄掉......就在那批裝修工人準備將我不知搬往哪之時,他突然出現,一手把我搶過來後就發足狂奔,我很感動,只有他一直沒有忘記我。而從此,我就和他展開了同居的生活。

他對我很好,每天下班很快便會回家,和我說話。我記得他以前說過,自己經常不開心、很寂寞,不過不知是否因為現在有我在的關係呢,最近好像笑得多了很多。而他和以前的人很不同,不只是要我站著,有時都會讓我躺在身旁,用他的身軀擁抱著我,原來人的體溫是這樣溫暖的。

但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又開始覺得沉悶,他說來說去都是差不多的話題,而且,我不像以前一樣,見到不同的人,我現在每天除了他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突然覺得身邊的世界好像被壓縮掉,有點厭煩。最吃不消的是,我沒得再過錦衣華服的日子,只能每天穿上一套素淨得可怖的什麼護士制服,天啊 !! 從鏡子中看,怎能接受天生麗質的我要糟塌在如此沒品味的打扮上呀 !!

還有還有,我討厭「詩」這個土氣的名字 !! 他說我和中學時一個叫「詩」的女孩很像,可對方已經結為人婦,看到照片中那個真正的「詩」,和我真箇有幾分相似,但我不想作為她的代替品,亦開始不想再伴著他,我可是獨一無二的呀 !! 絕對應該配有一段更美好的生活,怎可窩在這個既可悲又沒大志的男人身旁呢 !?

沒錯,我要反擊,反擊他摧毀我的一生 !! 我雖不能走不能動、不能言不能語,我依然可以用眼神,去鄙視他 !! 而他,亦好像開始感受到我對他的冷淡,變得焦慮、變得神經質,看見他如喪家犬的模樣,我更是痛快,來 !! 快些還我自由吧 !!! 一棵已死的心,是比鐵石還要頑固 !!!

可笑 !! 早兩晚,他竟然說弄什麼勞什子蕃茄炒蛋給我吃 !! 你說可笑不可笑 ? 我要的是自由,不是什麼蕃茄炒蛋呀,跟本不明我要什麼,我和他,只是物理上再相對,但內心卻沒有交流,大家不知對方想什麼,還遑論會有幸福未來 !? 是的,我刻意以漠然的眼神,冷冷地對待他的心意,目的是要狠狠地傷他,否則豈能逼使他放手 !?

他怒了,他真的怒了 !! 還第一次打我,讓我摔過半死。滿以為妙計得逞,今次必定忍無可忍,還我自由之時,他又回復以前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我開始覺得,我的一生完了,他是不會放過我的。看著他壓在我身上,嗅到一身的汗水味、腥臭味,連我也鄙視自己,怎可讓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我怎可讓寶貴的一次,浪費在這如斯卑賤的男人身上 ? 我不想活了,真的不想活了,相信只有一個途徑,唯一的方法,可以得償所願.........

每天早上,為了怕我沉悶,他都會帶我往窗旁,讓我可眺望街外景色,不知是否神推鬼擁,竟忘了關好窗戶。這是一次絕頂良機,藉著風勢把我吹得搖搖欲墜之時,順勢一動,就一頭從窗口栽倒出去..........

我相信,只要跌至粉碎,就可重獲自由,就可掙脫他的苦纏、擺脫他如痴漢般的煩擾,自由,在望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Wednesday, July 27, 2005

相對.論 (上)

「我回來了! 我買了材料,一會待我弄一味妳最愛吃的蕃茄炒蛋吧!!」

「這麼昏暗為什麼不亮燈呀 ? 小心碰傷呀,傻妹 !!」說罷,小三即亮起廳燈,餐檯孤零零地坐落在客廳的角落,檯面佈滿各式各樣的雜誌及空空的啤酒罐,沙發上堆著未摺的男裝衣服及內衣褲,而旁邊卻出奇地有數套熨好摺疊整齊的白色護士制服。

「詩,原來妳躲在這裡,為什麼不出客廳看電視呀 ?」漆黑的睡房在街外萬家燈火影照下,僅可見到房間擺設的輪廓,詩斜倚在窗旁,呆望著外頭的世界,沉醉在自己的空間中,對小三的提問渾然不覺。小三也習慣了她的這種態度,所以也沒有再追問,自顧脫去身上的恤衫西褲,換上了清爽的家庭服。

「嗯,這幾個蕃茄的樣子多美 ? 我相信必定是很鮮美的。」小三一邊把玩著蕃茄,一邊哼著關淑怡的「當世界無玫瑰」,嘶啞的歌聲、抽油煙機的抽氣聲及煎炒聲,令這間房子頃刻充滿了生機,但詩依然不為所動,仍然只管獨個在發呆,與身邊一切離異、抽離,格格不入。

不消一會,他就燒好菜弄好飯了。隨意地將餐檯上的雜誌及空罐搬往一旁,一絲不苟地舖好餐紙,細心地端出飯菜及碗筷,臉上洋溢著一派幸福的模樣。

「來,詩,可以吃飯了。」小三挽著詩的手,從睡房步出。

「坐吧,試試我的蕃茄炒蛋丫,我偷偷地試味,蠻鮮甜的。」可是詩只是怔怔地看著滿臉歡喜的小三,一點也沒有坐下來的意思。

此時,隱沒在沉默底下的風暴終於也抑制不住,爆發起來,小三重重地將筷子摔在檯上,賭氣地將椅踼跌在地上。

「妳到底想怎麼樣 ? 我要怎樣做妳才肯理睬一下我呢 ? 妳知不知,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妳、念掛妳,我知妳喜歡吃蕃茄,特意買些來弄給妳吃,為什麼不領我情 ? 我做錯了些什麼嗎 ? 出面的人不理我不打緊,為何妳都要這樣待我 ?」

小三青筋暴現,牢牢地捉著詩的雙臂,因激動而不自制地搖撼著她,可她只是無懼地在盯著他,仍然不作聲。她此一副表情令小三更加無名火起。

「這是我和妳的小天地呀,是我和妳的家呀 !! 不是醫院呀 !! 妳...妳連在家都穿上護士服,到底是在幹嗎 ? 妳....妳....是否準備離開我 ? 妳答我吧 !! 答我吧 !!」一不小心,與詩一起倒在地上。

身體上的疼痛,令小三的理智回復,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看著倒在地上的詩,心底裡的歉疚及憐惜,把滿腔燒得紅紅的怒火撲熄。

「詩,對....對....對不起,我太衝動了,我有傷了妳嗎 ? 有摔痛嗎 ? 我....我....扶妳起來吧。」焦慮下有點不知所措,手忙腳亂地抱起她,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在床上。他痴痴地看著她的眼、她的臉、她那一頭長長的秀髮,跌痛了也不吭一聲的倔強表情,組合成一個完美的結合、一個他夢寐以求的結合。但同樣地最令他不安的,正正是這個完美的人竟然正逗留在普通如他的身旁,這一份帶有疑間的幸運、感覺隨時會失去的不安全感,經常折磨著他,只要她稍一冷淡,都會覺得是悲劇結局的來臨,因焦慮、著急、太用力而出錯,都似是長路盡時。雖然暫時一切安好,但不安卻像心魔般,長駐在心。

「我....不想失去妳,不要離開我好嗎?」激情就在悔疚下缺堤泛濫,堅實的雙臂緊緊擁抱著,像野獸般的氣息彌漫著房間,他的咀巴貪婪地印在她臉上、唇上、身上,衣服再也擋不住原始的慾望。

這夜,無語,只有粗重的喘息聲。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July 19, 2005

不入流的王子



「對不起,我只是一個不入流的王子而矣...」


理髮於我而言,是一次很神聖的行動,除了要有足夠時間外,還要挑日子。不能選星期日,因為人太多太擠 ; 又不能選星期二,因為她會放假....

她是誰 ? 她是理髮店的學徒,或俗稱"洗頭姐姐"(不代表年齡,只是用"姐姐"兩個字感覺上比較尊重一點)。再詳盡一點,應該說是一個廿來歲、閒來抽兩口煙、打扮很"旺角"(文字真的很奇妙,地方名也可以作形容詞用)的少女。

自詡斯文人的我,每次要面對"旺角類"的人士,再加上是吸煙的,都必自劃一條楚河漢界,讓我與他們猶如男界與女界、或如正常與變態般,壁壘分明。

不過,正如八萬五可以說了等於沒說、「結左婚都可以同你一齊」、受了沉重情傷也可以不消一會另譜戀曲,任何事都會有exceptional case的。

每次見到她,禮貌週週的招呼,加上友善的笑容,很快就打破了預設的楚河漢界。於是,在等待師傅替我剪掉煩惱絲時,總會對她暗自留心.....原來她與身邊那班"旺角"青年溝通時不會說粗言、原來她會為了不浪費食物而勉強吃掉一個飯盒、原來當所有人在看八掛週刊時她會看壹週刊的正版,這一切一切都令她顯得有點不同。

有時會幻想,我是一個王子,任務是拯救她出這個惡魔之城,而此幻想在她替我洗頭時更越演越烈.....當她替我圍上毛巾、卸下眼鏡、細心抹去不小心濺上面上的水珠時,我覺得我好像準備出征的武士,接受她細心而神聖的侍浴 ; 當她替我梳理濕透的頭髮、圍上頭巾時,我又會覺得我好像「最後武士」的湯告魯斯而她就是小雪,她親手替我披上盔甲,雖沒有像深情擁抱或哀怨一吻般的激情,但愛意卻是含蓄而悠長,在夕陽殘光的映襯下,我深情地對她說:「妳放心吧,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妳要等我呀 !」,說罷,頭也不回地,領著戰士們,朝著遠方的敵人前進.....

遺憾的是,現實生活中,我不是什麼"白馬王子"、不是可以令人開心的"快樂王子"、更不是一吻可以由醜變俊的"青蛙王子",我只是"溝唔到女的可憐蟲"蛋撻王子,或頂多因經常出入屯門而被命名為"港島版屯門王子鄧英敏"而矣。我這不入流的王子,除了懂得精神上自慰一番、對鏡自憐一番、或關上房門自瀆一番外,就無所作為了。

錢花過了、頭髮掉滿了一地、精神滿足了,生活,仍然是這樣.........

1 Comments:

At 9:58 PM, Anonymous siuman said...

因為我要到廣州旅行, 在 yahoo 內查探有關廣州的旅遊資料時, 路過了你的網站~

有三件事想說說:
1. 很想讚讚你的文筆很好很好啊, 男孩子可有這樣的功力, 真是難得少見, 佩服!
2. 如果十六年前你讀六年級, 那麼我可能與你是同年的了! 你常到屯門嘛? 我也是啊, 有點巧合~
3. 如果受到愛情傷害, 那麼讓時間慢慢醫治你吧~ 我曾經受過一次傷, 要等待一年多才康復, 期間還是日日胡思亂想, 後來發覺:「我值得為一個不重視我的他去傷心嘛?」~ 如果舊的不去, 新的和更好的怎可來到你身邊呢~

 

Post a Comment

<< Home

Wednesday, July 13, 2005

某月的十三日

(鏡頭濛濛一片,影像慢慢浮現,回憶片段開始)

男(興高采烈地): 「妳知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 是13日呀 !! 13是我的幸運數字,我覺得今日將是我的大好日子 ! 勝利在望呀!!」

(鏡頭轉向女方大頭,沒有作聲,面上掛著笑容)
女: 「是嗎 ? 雖然我不懂得為何男性每次踏上球場都變得很兇狠,但我也希望你可以取勝,我會支持你的呀 !!」

(說罷,女方將一條手帶,繫在男方手上)
女: 「送給你的,希望你見手帶如見人,代表著我與你在一起奮鬥呀 !!」

(遠鏡,男方回報一笑,然後在女方額頭上一吻)



(一連串凌碎片段,慢速播放部份比賽場面,時暴雨狂瀉,境頭見到男方在與對手爭位時被撞倒,重重跌在地上,濺起一地泥水,男方緊盯著手上的那條手帶,重新站起來)

(比賽完結,男方正收拾準備離去,隊友們行近)

甲: 「落住雨踼波,真係辛苦,好彩你最後入到波咋,再打耐0的都唔知點算!!」
男: 「時來運到0者,都係你傳得靚」
甲: 「走未呀 ? 一齊去食飯囉 ?」
男: 「唔喇,約左人呀,下次喇」
甲: 「咁下次先喇,走先,拜拜」

(說罷,嘉許地拍一拍男方肩膊)
(男拿起手提電話,致電女方)


男: 「哈囉 ! 我呀 ! 打完喇,贏左呀,都話13日係我好日子喇.......」

(鏡頭、聲音fade out)



(鏡頭濛濛一片,影像慢慢浮現,回憶片段結束,返回現代)
(男方大頭,呆呆地看著那條有泥跡的手帶)


遠處傳來聲音: 「喂,出場喇,開波喇 !」

(男方如夢乍醒,親吻手帶一遍,縛在手上,急步跑出場)

(球場上,鏡頭慢慢掃射男方對手,與回憶片段中那班為同一班人,比當年更具英氣,氣勢如虹)

(球證鳴笛,比賽開始,一輪零碎比賽片段過場後,對手擺脫男方的攔截,射入一球,並神氣地瞧一瞧躺在地上的男方)
(男方慢慢爬起來,拍一拍膝蓋上的泥土)


「I have the strength to win the match, but not the power to bring you back....」
(回憶片段: 女方哀傷地轉身,男方手伸出,又頹然放下)

「Same face....」
(鏡頭掃向正在慶祝中的對手們)

「Same place...」
(鏡頭掃射球場全景)

「I hope the match never ends. When the match ends, my memory begins...」
(鏡頭close up手帶...然後close up 男方大頭...堅定的神情變成一臉哀傷....)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ursday, July 07, 2005

Before Sunrise / Sunset

很神往、很希望可以成為一對像情侶.....

Right Time, Right Place, Right Person,可遇而不可求,兩個心靈正逢受傷的人,巧遇在一個無聊的車廂,竟然談得出奇地投契,這,或許就是緣份...有時自省一番,究竟我是否真的明白他人在想什麼 ? 同樣地,他人又是否明白我在想什麼 ? 有時可能只是逃避爭論,口頭上唯唯諾諾地說一句「明白了」,但內心可能依然是不而為意,長此下去,會否只會演變成另一場悲劇 ??

九年前的相遇、剖心割腹的真情析白,令兩個Right Person發生愛火,半年之約的遺憾,並沒有將一切都摧毀殆盡。九年後的再遇,男的已有家室、女的亦已有伴侶,大家既刻意迴避、但又不能禁制內心的愛意,最後,大家都拋開一切,讓九年前應該發生的,在九年後延續下去.....

我覺得,這套電影成功的地方,就是讓一切都來得那麼順其自然那麼真實,你不會覺得突兀、你又不會為他們丟低另一半的決定而心生討厭、甚至乎你只會覺得:「 上集早應該在一起喇 !!!」還有,對白的精警、大家身體語言的微妙變化、你進我退的男女愛情「攻防戰」,都令到此作品相當有味道及可觀,一定程度上像在偷窺一對真實情侶一樣,煞是有趣..............

不過個人而言,還是喜歡上集多一點,那份羞澀、那份率性、那份隨意都令人看得很是舒服 ; 下集則太多雕琢痕跡,兩個人一開始相逢就太刻意強調對方就是心目中的right person,呢呢喃喃著都是向著這個方向前,沒有了上集出奇不意的蘊味。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Saturday, July 02, 2005

無題 20050703

四週彌漫著腥臭的味道,在混沌不清的那堆所謂思念的證據前,我頹然地跌坐著,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思念可以是很甜蜜,同樣也可以是很痛苦、很令人不知所措。令人不知所措的是,你不能控制思念發生的時間、地點,甚或至人物。那個人,可能不應該讓你再掛念、可能跟本不是一個實體、只是一個似乎是存在著的身份角色,你不能掌握那個角色的樣貌身型聲線,只知道他似乎是存在著…..以一個名字存在著,張三李四、陳七趙八,水汪汪的眼睛? 長頭髮? 櫻桃小咀好不好? 配上一個尖尖的下巴會否更好看? 一切一切都只能憑空想像,真實的存在,剎那間都變成那麼不真實、那麼不堪一擊......

但更可笑的是,你思念的正正可能就是這個捉不著摸不到的虛擬個體,一時之間連自己都會懷疑這是否真的叫做思念。想著想著,開始有點惘然,為何自己竟會因為一個不真實的存在變得那麼存賴,沒理由的…不應該是這樣,所思念的應該是妳、妳或者妳,每一個都是活生生的個體,一定不可能是那虛幻的。

「不應是這樣不應是這樣….我所思念的應該是真實的妳….沒錯,是妳,我所思念的應該是妳….妳不信嗎 ? 真的不信 ? 我證實給妳看好不好? 妳一定要看著,好好地、仔細地看著,沒有欺騙的啊!! 妳信我吧好不好?
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思念,畢竟是虛幻的,跟本沒法子以實體去表明、用文字去表述,只能靠當時人用心去體會,更遑論去排解呢 ? 那一堆蛋白質、實實在在的蛋白質,到最終都不能代表什麼,雖然果真是真實地存在,代表的,卻原來是一份虛情假意,目的是掩飾一份自己不願承認的真正情感。

是的,思念的而且確不是蛋白質,妄想以為蛋白質可以減輕思念,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在最無可挽回的一刻,亦是認清最心底感覺之時,那一刻,身體的疲憊、心底的認知、思念的爆發,將我硬生生由虛偽的幻想急扯回現實,任何東西、任何方法,原來都不能抹去,藏在思緒深處的妳……

就在這四週彌漫著腥臭的味道,在混沌不清的那堆所謂思念的證據前,我頹然地跌坐著,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