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9, 2007

回不了頭

不知是數個月來的第幾次敞淌血了。

傷口輾轉地由痛、至慢慢康復、然後復又再痛楚起來。我厭倦了陷入這輪迴中循環不息,每次的痛,除了身體上,少不免亦會勾起心靈上的動盪,我就像置身在旋轉車輪中的小倉鼠,發狠地不斷向前跑,卻只是在打轉,離不開、不堪留下、苦無退路。

痛,又再出現。

越是想擠熄那煩人的陣痛,就越是加劇起來,那種局促感,令人失去理智,頓然鬧起牛性子來,偏不讓我擠掉我就偏要鬧著鬥。

「真的不讓我好過嗎? 好! 我就成全你! 我助你一把!」用力地在傷口處灑鹽,直至淡紅的血絲染滿了患處。

我哭了。真的很痛..很痛….

本來,一切都很安好的,生活如常,吃喝如常,作息如常。在平靜中,驟然產生了一夥不平靜的心。拋低舊有的刻板,換上新的刺激,沾沾自喜耀武揚威,一臉顧盼自豪,卻不知道萬丈懸崖早在前面恭迎大駕…….

現在,早已忘記了以前是怎樣好好生活,已經脫不下那一身像糖衣般害人的新鮮,回不去舊有的模式,就算強披上以往的一套,但往昔的感覺,早迷失於路上,遍尋不獲了…..



我拭乾眼淚,輕輕抹去花了我六百多元、佩戴了數個月但仍然不時令我耳際疼痛的新眼鏡臂上乾涸了的血跡,再洗擦耳殼上滲血的傷口。

望著被丟棄於書卓角落那副陪伴了我多年的舊眼鏡,之前穿戴得那麼舒適,今嘗試再次戴上,眼睛已再習慣不了,只見到一片沒有焦點的影像。

回不了頭。

無奈下,再次忍痛戴上新眼鏡…..或許唯一能做的,就是學習接受,學習適應這副眼鏡帶給我的新影像…以及有關的一切痛楚……

Monday, June 25, 2007

殺謎藏 - 偏見之恐怖


「殺謎藏」故事同數年前的一套韓片「殺人回憶」很相似,大意都是追查變態命案,而過程中,有關人士均因為命案而對自己個人的生活構成重大的影響及改變,更甚的是被無了期的追蹤、轉機、失望折磨得性情大變及失常。

同是講述變態兇案,觀眾少不免會將「殺謎藏」與之前的「七宗罪」作比較,兩套電影同樣很折磨觀眾,分別在於「七宗罪」以濕漉漉的沉鬱環境加上骸人的殺人場面去震撼觀眾官感,而「殺謎藏」則以長時間的反覆兜轉情緒不斷起伏去挑戰觀眾的忍耐力,故事內容橫跨好幾個年份,漫畫家、警探在有限的資源、時間及證據中兜圈,而看官們也與主角一起追查真兇,一起嚐遍以為找到兇手的喜悅及因證據不足而空歡喜一場的失落,兩個半小時裡,銀幕上下的心情就連成一線,如坐過山車般跌盪,及至最後,當情理上、證人的指證上都以為找到真正兇手之時,遍遍卻因兇手受審前暴斃,加上DNA不吻合,留下永遠不能解決的謎團,長時間的執迷,最後只換來一堆疑間,那一刻,相信坐在戲院裡的人,都會像戲內人般,心裡留有一條永遠拔不掉的刺,永遠都不能甘心。導演這個不知是無心插柳抑或是刻意經營的手法,相當成功,令到作為旁觀者的我們,感受到局內人的所想所感,完全接收到主角們的無奈及遺憾。

同時,在觀影後,也令我得到一些反思。在故事中,導演有心無意間,花了比較多的筆墨去交代Arthur Leigh Allen這個角色,在盤問的過程中,其挑釁的態度、陰森的表情,不單令到劇中的探員們、更同時令到觀眾都認定他就是兇手,因為他符合了一個變態兇手所給予大家的既定形像,或者換句話說,我們都”希望”這個令人生厭的人就是兇手,我們巴不得他就是兇手,那就最合符期望了。

這令我體會到”偏見”的恐怖。

就正如,如果一部電影,變態兇手的”侯選人”分別有劉德華、謝天華及我,相信大家不約而同都希望我就是那個兇手(笑),因為其他二人外表討好形像健康,大家潛意識都不希望他們是令人生畏的兇徒。同理,在電影尾段,當生還者指出Arthur 是射殺他的人時,我的內心第一時間是叫好,然後禁不住快些看見他受法律制裁,之後就算指出DNA不吻合,我都不理,因為他是那麼與我心目中的兇手形格相吻合….電影裡的探員一口咬定他就是殺人兇手,為了達成”心願”,不惜違犯紀律都要將其繩之於法 ; 漫畫家雖然最終沒有確鑿證據,但從電影末段他望著Arthur 的那個眼神,可知在心裡,Arthur 就是Zodiac….這,就是偏見的恐怖,偏見就是那麼容易令人迷失理智,為了滿足”偏見”,為了滿足主觀意願,人往往就會犯錯、越界,去找無數藉口替自己的行為辯護。



抱歉我的行文凌亂,我的文筆不足以形容這部電影令我對人性缺點的反思及恐懼,不過不要被片長及故事平實而嚇退,是很值得一看的,大家可以好好感受一下,且看會否與我有相同感受。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Friday, June 15, 2007

06-07 NBA Champion: San Antonio Spurs

漫長的苦鬥終於來到終點,馬刺以83-82險勝主隊騎士,以總場數4-0取得今屆總冠軍,成為繼偉大的洛杉磯湖人、芝加哥公牛及波士頓塞爾特人後,第一支可以取得三次以上總冠軍的球隊。





現年廿五歲的Tony Parker則成為今屆總決賽的最有價值球員,亦是歐洲第一人取得此項殊榮。



單以今場賽事而言,兩隊的發揮都相當欠佳,Duncan繼續陷於低迷狀態,Ginobili整體而言亦不算太好,其他支援球員也相當手緊,連帶罰球命中率都慘不忍睹,只能單靠Parker獨力支撐。本來馬刺在罰球線上的欠佳表現,替主隊製造不少機會去反先,奈何他們的投射都欠理想,在三分線上有多次起手機會均落空,搶得進攻籃板又未能有效地轉化為得分,結果讓表現差劣的馬刺始終都維持著領先。

第四節騎士打出11-0反先,但在關鍵時候,馬刺仍然比較技高一籌,未有因對方勢頭勇猛而自亂陣腳,好好做好每一次攻勢,慢慢地天平扳回自己那方,並在最後關頭投入關鍵的罰球,鎖定勝局。



Thanks Popovic, 記得當被我曾取笑你這個教練不難當,進攻模式單調,只是將球交入內線,由Duncan處理就行。最近幾年,看著球隊越來越多變的戰術、看著你如何由一板一眼至現在比較陰柔,讓一向不依章法的Parker及Ginobili得以成長,可看到你在戰術上及管理上,已經算得上是頂級人馬。

Thanks Carlesimo, Budenholzer, Newman, Brown, Engelland, Brungardt, Sevening, Bergman, 球員們的好表現,全賴你們在背後編排的戰術、訓練,缺一不可。

Thanks Duncan, 你不再是馬刺的單一主力,你不再是Final MVP,但你的貢獻、你的能力,已經不需再用獎項去證明,無私的打法令到一班小將迅速成長起來、穩定的球風令你在攻在守都相當具效率,你始終是球隊的Big Fundamental。

Thanks Parker, 你的打法與我心目中理想的控衛有所差距,不過你的進攻打法,是球隊得以奪冠的重要因素,看見你的心理狀態及球技漸趨成熟,在Duncan及Ginobili不在狀態時,能夠擔起重擔,不再像以前般迷失,我替你、也替球迷們高興。

Thanks Ginobili, 球隊處於劣勢時,我的目光、我的希望,總會第一時間放在你身上,你是我們的Clutch Player,你總會令我覺得球隊在任何環境下都能夠取勝。

Thanks Bowen, 「dirty Bowen」,你聽到此名字,大概只會一笑置之,不瘟不火,這就是你可敬之處。每一場總是做著最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要死纏著對手最有威力、也是球迷們寵愛的球員,這份工作,也許令你受盡球唾罵、厭惡,但你永無怨言,盡責地完成任務,由衷地敬佩你。

Thanks Oberto, 身體質素及速度似乎都不足以應付NBA的壯漢,憑藉你的閱讀能力及拚勁,令你將不可能變為可能。

Thanks Finley, 第一圈當馬刺未在狀態時,你的三分球及經驗拯救了球隊,恭喜你終於取得第一隻冠軍指環。

Thanks Horry, 你的經驗,在關鍵時的攻守演出,是球隊致勝的關鍵,第七只冠軍指環,是你應得的。

Thanks Vaughn, 雖然出場時間不多,但仍然拚搏地打好每一分鐘,我仍然記得第一圈你防守Anthony時的熱血表現,令我振奮。

Thanks Elson, 一直對你的表現有所微言,但在決賽,終於見到你重現積極,這只冠軍指環不會是你的終點,請繼續努力,下季再上一層樓。

Thanks Barry, 你的救命三分,幫了球隊很多,多謝你。

Thanks Udrih, Thanks Bonner, Thanks Butler, Thanks Ely, Thanks White...雖然在場上貢獻不多,在場外、在板凳上投入地替隊友打氣,令球隊融和一體,鼓勵隊友奮勇作戰,也是一種幫助。




我很開心,看到賽果,在公司裡也激動得有點眼紅,馬刺伴著我成長,由中學開始支持至今已十多年,有時我會將我的期望、感情投放在他們身上,他們的勝負,就等如我的勝負。最近數個月我經常不開心、鬧情緒,差點以為「開心」已經被其他人申請了專利而我沒份兒,今天,我終於重新嚐到喜悅的滋味,好像抑壓了數個月的鬱結得到宣洩,豁然開朗起來...起碼今天是這樣。

附加資料:Box Score

More to come....

Labels:

3 Comments:

At 7:37 AM, Blogger Xavier said...

congratulation to the Spurs! 最後十分鐘我企在餐廳內看,不過我覺得有驚無驗,關鍵時刻,spurs總有player come up with big play,這是冠軍球隊的氣勢。Ginobili 這幾場臨尾的三分球,阻止了cav攻擊,攻勞很大。Spurs 的主將,經驗和技術均勝對手一籌,總冠軍實至名歸。

 
At 7:41 AM, Blogger Xavier said...

又,聽聞P.J.Carlesimo有機會過檔seattle。不過佢好professional,據聞他不會和對方接觸,直至球季完結為至。

 
At 8:23 AM, Blogger G13 said...

一完場,Finley攬實Duncan係咁講"I Love you Man, Thank you! Thank You",攪到我都好感動。

如果有機會,可以上Spursreport.com睇下更衣室入面的慶祝片段,好好笑,最好笑係Popovich多謝球員努力,又話今次冠軍係佢地值得的,之後,就叫佢地下星期繼續練習,即刻俾人狂噴香檳

 

Post a Comment

<< Home

Thursday, June 14, 2007

停步不前

Oracle Database內,可以自己編寫一些trigger,當delete 某些記錄時,會自動將於其他table內的有關資料一拼刪掉。舉個例來說,例如要刪除一個員工的資料,就會自動將與他有關的支薪、告假記錄都同時刪掉得乾乾淨淨。

如果人都可以這樣就好了。一個人由生活中退出,連帶與他有關的回憶或甜酸苦辣都一拼抹去,不帶走一片雲彩,乾手淨腳。

電影「如果 愛」中,周迅曾對金城武說過類似的對白: 「我已經向前走了,為何你還要把我往回拉」。

如果一個只能緊抱著沒有希望的過去而裹足不前,他的一生就註定失敗了。他沒有被任何人往回拉,因為早沒有人理會他,亦沒有被往回拉的價值,但結果仍然不能展步前行,只因早身陷於回憶的泥沼,沒有向前走的勇氣因害怕前面等待著的是更多的悽酸,只懂迷戀著零碎回憶中殘留的甜、不真實的甜、不能兌現的甜。

沒有前進的人生,就如沒有推進的電影般,誰也沒興趣再看。

2 Comments:

At 12:13 AM, Anonymous DD said...

過去的泥沼,也可以變成養份,令心靈更強壯呀。

 
At 5:09 AM, Blogger awy said...

路過的. 你說的對, 被沒有意義的回憶像鐵錬般鎖著雙腳, 原地踏步, 自憐自嘆... 這感覺我試過. 現在脫離了, 看見前方的又一村, 驚覺希望一早在前頭, 只是苦澀這東西蒙蔽了雙眼. 但總算經歷, 人生也總算多一份體會.

 

Post a Comment

<< Home

Wednesday, June 13, 2007

NBA Final Game 3

回到主場,在球迷的歡呼吶喊下,騎士打出了暫時三戰中最好的一仗,而且馬刺"三條煙"都未有打出最佳水準,不過老於經驗的馬刺,雖然全場捱打但卻在關鍵時候回勇,在James的三分試投落空下,得以以三分之微、75-72醜陋地取得第三場勝仗。



騎士於比賽開始就已經打出士氣,Ilgauskas及Gooden凌辱馬刺的內線,Gibson雖進攻失靈,但防守打得不俗,任你馬刺如何單擋,Gibson都能維持在Parker的入楔路線,封殺其最有殺傷力的上籃得分,似乎他們可以扳回一仗。

或者最大分野就是,馬刺具戰鬥力的兵源比騎士充足,正選失準下,還有Horry、還有Barry等可以替補火力,就是他們二人的三分球,在半場前打出10-0攻勢反先兩分,替下半場奠下基石。相反,騎士隊的正選球員在下半場受制於馬刺防守,卻苦無後援兵力可以補上,白白看著馬刺醜陋地搶去領先優勢而苦無良策。

作為球迷,或許最不喜歡看到有如今仗般的賽事,但作為馬刺支持者,我就很享受看到此等比賽,就好像對太陽的第五仗般,在三條煙都失準兼處於劣勢下,就是馬刺最有魅力之時,大家可以看到他們堅定的耐力、比平時高幾班的防守力及專注力、以及屹力不倒的皇者氣勢,感覺好像在看「洛奇」般,屢屢中拳卻不能令其倒下,力挺著靜待施以致命一擊。

附加資料:Box Score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Monday, June 11, 2007

NBA Final Game 2

馬刺打了三節好球,領先廿七分,卻因為第四節的鬆懈,一度被騎士力逼至僅八分之差,幸好在最後數分鐘及時集中精神,驚險之下守著勝局,以103-95再下一城,總場數領先至2-0,之後連續三仗都會移師至克里夫蘭舉行。



馬刺今仗一直順風順水,James很早已經兩犯而下場休息,同時馬刺的進攻相當順利,不單三員主力依然有好表現,連帶Elson, Barry, Horry等都交足功課,經過三節,馬刺擁有廿七分的優勢。

就在馬刺第四節初段收起部份正選之時,騎士把握機會施以痛擊,投射差不多百發百中,馬刺明顯慌手腳,失誤頻頻,若不是最後數分鐘及時定下心神,重新掌控比賽節奏,分分鐘會倒輸給對手。

某程度上,這次教訓可以算是一件好事,替馬刺上了一堂課。

雖然口頭上很謙恭、很尊重對手,但我相信在馬刺球員心目中,都心中有數,論牌面、論經驗,他們都遠勝對手,加上場上的發展如斯順利,實在令他們有所鬆懈。君不見第四節對手氣勢剛起時,馬刺仍然沒有果斷地放回正選上場,可以估計他們相信以球隊的經驗,必有辦法可以穩住局面,結果卻相反,仍然不斷投籃落空、不斷失誤,令到對手氣勢更加旺盛,險些出現大翻盤。

能夠進入總決賽,都是經過了漫長奮鬥、磨練的,沒有任何一隊是沒有實力單靠運氣,亦沒有一隊會甘心讓全季的努力輕易白癈,總冠軍是沒有僥倖、不容許一分半秒鬆懈的。

附加資料:Box Score

Labels:

1 Comments:

At 8:30 AM, Blogger Xavier said...

前三節打得好好,睇到第四節最後五分鐘真系好心急而且激鬼氣,冇可能禁多簡單的失誤。而且好多都系傳球上的錯誤,比人截了個波,之後反攻得分,從20幾分距離變到得9分。最後只得贊奴比利和柏加可以得分。(不過柏加明顯走步冇吹,算系好彩。)

 

Post a Comment

<< Home

Friday, June 08, 2007

[NBA Final Game 1]

經過一星期的休息,未有令馬刺鬆懈,其招牌式的防守令"新丁"騎士隊動彈不得,Bowen的精湛防守,亦成功凍結了全球焦點James,令其全場十六投僅得四中,馬刺終以85-76旗開得勝。



賽前大家估計,究竟馬刺會屯重兵嚴防James而"放生"其隊友,還是相反呢 ? 結果第一場是前者。

Bowen一開始就全場緊盯James,Duncan鎮守籃下,有時甚至有第三名隊友施於夾擊,令到他寸步難行,尤其是Bowen,成功令到James只能由左至由地找尋入楔空間而沒有突入的餘地,雖然新人Gibson、Gooden有不俗的發揮,但始終未去到"神級"的球員般能夠一手翻天,結果上半場James的得分都只能在罰球線上取得,群龍無首下,騎士先敗一仗。

那邊廂,Duncan佔盡優勢,無論面對Gooden抑或Ilgauskas都佔有上風,比賽開首就由他與Parker聯手得分,沒有花巧,平平實實地執行一直以來的策略,活用內線優勢,若非外線投射失準,加上末段鬆懈出現多次失誤被對手接連得分,今場的勝負差距應會更加明顯。

馬刺以Duncan發揮最正常,去到關鍵時候他的穩性總是予人信心,Ginobili在順境時的表現永遠難及劣勢時搶境,而外線射手們亦需提升一下外投火力,相信經第一場熱身後,對手一班新手應會進入狀態,再不會像今仗般被人牽著鼻子走。還有,小心Gibson,此子雖然新嫰,但今場所見,絲毫沒有怯場,不畏懼挑戰馬刺的防線,相當積極,要小心不要重蹈活塞的覆轍。

附加資料:Box Score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uesday, June 05, 2007

ORACLE REPORT

敝公司大部份系統是利用ORACLE為資料庫,以ORACLE REPORT為報表工具。不過這個ORACLE REPORT相當麻煩,經常會令電腦出現"當機"情況,往往在你埋頭苦幹之時就突然RUNTIME ERROR,在調較報表資料位置時,若果想一次搬移多個欄目,又會出現問題...總之就是麻煩多多。

某程度上,ORACLE REPORT就好像女孩子般難以預料,每每在不為意之時就鬧情緒 (RUNTIME ERROR),稍為"粗暴"一點(一次搬移多個欄目),又會不高興。

為免令自己前功盡癈,將辛辛苦苦建立的感情殆盡,我們應該要細心一點,不斷要去慰問、去關心、去更新彼此間的關係(要不時儲存檔案),不要因為疏忽大意而冷落對方,否則當她要離開之時,就一切都再不能挽救。

要記緊,彼此間的和諧關係,是建基於體諒、細心及耐性,如果太急燥 (一次搬移過多欄位)或太缺乏耐性 (狂按鍵盤調較位置),只會拔苗助長,出現反效果。所以,我們要細心溫柔一點,不要妄想一步登天,要慢慢去調節大家的不同,關係才能美滿。

經過數個月應用ORACLE REPORT後,任你如何性急也好,都應該可以變成一個富有耐性、溫柔的男孩子。

不過,任何事都要付出,假如想學懂如何溫柔,當然就要投資不少時間,要有心理準備每晚加班至八、九點才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Monday, June 04, 2007

十八年



十八年前,還是小六的我,不可以說完全明白遠在北方究竟發生什麼事,不明白什麼是民主,只知手無寸鐵的學生、之前滿佈著大大小小帳蓬的廣場,一夜之間只佈滿塵與土,血跡劃出一道又一道的輪軚痕。當日我們一班同學讀畢新聞後都哭了,能做的只有在啜泣聲中,替仙遊的同胞,獻上默哀的一分鐘。

之後我斷斷續續都有去維園集會致哀,比起很多人,我不算是一個太熱心的人,但我腦海裡,永遠都記得那個螳臂擋車擋著坦克車前進的蟻民、以及在火光映襯下拿著槍支的軍人,活像一個又一個的地獄使者。

我以為我忘記了,但數年前與親人到北京遊玩,在僘大的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的睨視下,百姓們有的在走、有的在跳、有的在放著風箏、有的在排隊瞻仰毛主席遺體,風和日麗之下,本應是一片祥和的景像,但我的腦海裡總閃現出地獄的畫面,禁不住想找出纏繞著我的那個恐怖畫面,是在廣場那個角落發生。想著想著,渾身不自在,只想逃。

隨著人大了,知道得多了,我承認我不會再像當年般非黑即白地評價有關人士,對學生們也不會像當年般奉若神明,但....姑勿論死傷者人數多寡,出動到槍桿子、坦克車去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無論如何,都是難以接受。

若果真的覺得做對了,又何需忌諱去談及呢 ? 這是一個簡單易明的道理吧。

Sunday, June 03, 2007

電子唸佛機

我喜歡歷史,喜歡歷史書,可是我總是記不起第一、二次世界大戰是何年至何年、又不記得中國何時簽訂南京條約、何年是文化大革命,甚至有時連自己手上的中國人壽及交通銀行股票編號也忘記 (唉..偏偏我記得香格里拉酒店集團的編號是069),但我卻很記得自己的不開心事,甚至乎小朋友時被父親強奪去我的溫度計送給表弟、小學時上同學家被拒等"咸豐"年前的事,更遑論幾年...甚至幾個月前的人或事,當然更加歷歷在目。

夜晚入睡,總會想起這幾個月來的不開心事,心頭有時會覺得氣結、不甘心,有時甚至乎不能安睡,眼睜睜地待至天明。



數天前,替舅父執拾舊居,找到一個電子唸佛機 -- 即是全身黑漆漆、外型像人家的小型收音機,啟動後不斷傳出木魚聲及人聲唸著"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之前本來我也有一部但轉送了給親人,今終於找回另一部,自始之後,我有時會將它"跟身",夜晚時亦會放在枕邊,當我鬧情緒、又勾起不愉快回憶之時,就會塞著耳筒,柔柔播放著佛號,心裡默默地跟著唸....心境就會回復平靜,得以入睡。

不過,只是治標不治本,心結一日未解開,始終仍會不斷復發.....

2 Comments:

At 10:13 AM, Anonymous DD said...

似乎是很好的產品,我也想有一部!
人生當中,總有一些結是不需要、或不可能解開吧,惟有交給時間,時間可淡化一切傷痛。

 
At 2:19 PM, Blogger 小勞 said...

我舊屋都有一個,當時有同屋住嘅親戚拎出嚟播,煩到hihi

 

Post a Comment

<< Home